>

斯蒂格勒的数字化资本主义批判,重点专项

- 编辑:必发88 -

斯蒂格勒的数字化资本主义批判,重点专项

法国著名技术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作为德里达的弟子,以一系列重要的学术论著跻身于目前欧洲最著名的社会批判理论家行列。他的三卷本巨著《技术与时间》是技术哲学和批判理论的奠基之作。在2001年完成上述三卷《技术与时间》之后,斯蒂格勒没有继续已经预告的第四卷,而是开始直面当代数字化资本主义全面批判这一更为宏大的思考主题。他先后写下了《象征的贫困》《怀疑和失信》《构成欧洲》、理论提纲式的《新政治经济学批判》《休克状态》和《自动化社会》等相关论著。也是在这些更加复杂的交叉学科视位中,斯蒂格勒获得了对当代数字化资本主义社会存在的全新认识。

国家科技部“量子调控与量子信息”重点专项“拓扑磁结构及其异质结的物性与器件研究”(2017YFA0303200),项目年度总结会于2018年12月15-16日在南京顺利召开。

第六届 IEEE 信号与信息处理全球大会 (GlobalSIP) 最近在美国加州阿纳海姆市召开。世界各地共400多名学者参加了这个行一年一度的业盛会。随着人工智能热潮的兴起,我校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王中风教授应邀在这次大会上作了“VLSI Optimizations for Deep Neural Networks”的全会报告(Plenary Talk)。该报告首先概况了信号处理系统VLSI实现领域的挑战和常用方法学,然后重点讨论了通信系统有关信号处理模块的几个经典设计,展示了VLSI for Signal Processing的重要性。 最后报告集中介绍了王教授科研团队在深度卷积神经网络和递归神经网络硬件优化实现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

在他看来,当代资本主义创造出来的技术客体是一种悖论性的存在:“技术既是人类自身的力量,也是人类自我毁灭的力量”。我们能体知出来,这是海德格尔对“技术座架”双重性的延伸。斯蒂格勒将这种自工业资本主义发展起来的技术时代指认为人类纪,这是一个以资产阶级疯狂掠夺导致熵增的社会。他认为,特别在马克思去世后的一个半世纪以来,传统生产和消费的工业模型受到了数字化资本主义的挑战。这是斯蒂格勒社会批判理论中最值得关注的方面。

图片 1

图片 2

作为数字资本主义社会基础的后工业技术体系本身就是一系列复杂“义肢”中的记忆装置,它不再是以工人的劳动时间为剥削对象,而是以所有人的时间记忆为塑形对象。人类的记忆被卷入系统的工业化生产过程,以此构成新的人类记忆的后种系生成。并且,数字资本主义进程已经进入的“非经济”的剥削方式,那就是包括消费者在内的普遍人的第三阶段的无产阶级化。显然,这是一种掠夺全民记忆时间的新剥削论。

本次会议共有14家单位的46位代表参加,邀请到了包括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副主任谢心澄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校长杜江峰院士、中科院物理所沈保根院士、清华大学段文晖院士、南京大学都有为院士、邢定钰院士等多位院士在内的顶尖专家与会。“拓扑磁结构及其异质结的物性与器件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南京大学物理学院王伯根教授主持会议,南京大学科技处有关领导出席了会议。

图片 3

斯蒂格勒的具体解释为,随着各种类型的体外记忆装置的普及,包括电视、手机、电脑和全球定位系统等,所有人都完全依赖于这些记忆装置的运转,一旦离开这些技术体系,没有人知道该如何行动和生活。这种记忆装置的后种系生成,虽不是遗传学意义上的基因序列,却胜似后者,因为它从根本上使人的存在出现一个致命的缺陷,即缺少任何自身具体化、个性化生命的直接能力。

项目首席科学家王伯根教授首先对项目进行了总体情况介绍,并对过去一年来项目组织实施、年度考核指标完成情况、经费使用和下年度工作计划等方面做了汇报,特别介绍了自去年项目启动以来已取得的科研突破以及高水平论文等研究成果。项目组成员万贤纲教授、王文洪教授、杜海峰研究员,以及项目组成员郑丽敏教授、吴镝教授、丁海峰教授,分别就“拓扑磁性研究”和“单分子磁性与自旋流输运研究”主题汇报了最新研究进展与技术突破。

图片 4

本文由必发88最新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斯蒂格勒的数字化资本主义批判,重点专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