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永兵教授受邀在材料科学顶级期刊,雕版印刷

图片 1

我校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徐永兵教授应邀在国际工程技术与材料科学领域顶尖学术期刊《Progress in Materials Science》上发表题为 “Hybrid spintronic materials: Growth, structure and properties” 的长篇特邀综述论文[Progress in Materials Science 99 27-105。

雕版印刷术是中国对世界最伟大的贡献之一,学界讨论最多、争议最大的是它的发明时间。许多学者曾试图从古代文献中寻找关于印刷术最早的记载,或拘泥于考证《后汉书》中“刊章讨捕”之“刊”是否为刊刻印刷之意,或拘泥于考证唐太宗是否“梓行”过《女则》,或拘泥于寻找古代文献中相关的只言片语,结果却是各说各话,难为学界认同,或是因为新材料的出现而不断修正先前的结论。检讨起来,问题主要出在研究方法上,即把雕版印刷术的发明当作一个纯粹孤立的事件,用乾嘉式的考证方法去寻找最早的史料记载。当然,原因还是对雕版印刷术的发明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关注和认识不够。其实,学界对我国古代其他重大发现和发明的研究,也或多或少存在着类似的问题。因此,对雕版印刷术的发明特别是它被社会广泛接受、普遍应用过程的检讨以及原因的分析,具有普遍参考意义。

10月26日下午,华中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张金隆在商院楼二楼会议室作了一场题为“面向实践的管理科学研究”的学术讲座。商学院骨干教师及研究生聆听了此次讲座。

该论文总结并展望了自旋电子学从第一代GMR到MRAM到将来SFET的发展历程。本文着重结合徐永兵教授团队多年来的研究成果,论述了自旋电子材料及器件的生长、结构性能表征及器件的应用。自旋电子学的发展与应用,预示着未来以调控自旋为基础的新时代将取代调控电荷的时代,未来将引发数据存储与处理技术的革命。例如磁随机存储器MRAM具有存储数据非易失性、寿命长、低功耗、抗辐射等诸多优点,在工业自动化、嵌入式计算、网络和数据存储、汽车和航空航天等重要的民生、国防领域具有巨大的应用价值,原则上可以取代各类存储器的应用,成为未来的通用存储器。同时,该论文也指出了自旋电子学未来的发展方向,特别是可用于信息存储及处理一体化的自旋芯片的新材料及新技术。

雕版印刷并不专指印刷图书

张金隆以海尔集团、青岛酷特智能公司、浪潮集团为例,阐述了现代企业管理思想的迭代与发展,强调了在信息全球化、资源共享的时代变化大背景下企业适当转型与重构的重要性,并提出“管理学研究要多维度”的观点。针对当下企业发展的现状,他提出企业家和学者应结合社会需求,将理论运用到实践中,积极创新,促进管理实践和社会的快速发展。张金隆向大家详细介绍了学术论文撰写技巧,指出学术论文要经过深思熟虑,选题要精确,做到有的放矢,才能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完整的呈现出来。

图片 2

任何一种对社会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技术发明,都需要满足一些基本的条件:一是技术本身,包括原理和方法;二是功能,即能满足人们的某种需求;三是能让这种技术得以应用和推广的社会环境。历史上起关键作用的,往往是后两项。一项技术发明,如果不为人们所需要,就谈不上应用,也没有继续存在的价值;如果没有适合的社会经济环境,便得不到进一步的发展。

讲座结束后,张金隆与学院教师就管理科学面临的挑战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并对在场教师、研究生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耐心解答。

Fig. 1. Evolution of electronic technology.

“雕版印刷”本义是一种凸版印刷技术,并不专指印刷图书。雕版印刷的技术原理与方法,至迟在秦汉时代就已被我们的祖先掌握了,只是早期印刷的内容不是图书,承印物不是后来常见的纸张。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丝织品的图案中,便有用凸版印制而成的,精美、精细程度丝毫不亚于后世用雕版印刷的图书、图画。广州南越王墓也出土过铜质印花凸版。至于印刷材料,制墨技术早在先秦时代就有了,造纸术至迟东汉时也已成熟,更何况丝织品本身也曾作过书写材料,作为图书的承印物也是可以的。问题的关键是:同样的技术原理,同样的工艺流程,相关制作材料也基本具备,为什么汉代没有用雕版印刷技术印制图书?最根本的原因,是社会需求与社会环境。

(商学院 冯 丹/文 陈士浩/图)

Progress in Materials Science是国际工程技术、材料科学、材料物理和化学领域的顶尖权威综述性学术期刊,在材料科学与工程领域具有重要影响。徐永兵教授为该论文的通讯作者,第一作者为南京大学-约克大学自旋电子学国际联合中心刘文卿教授。该工作得到了973国家重大研发计划量子调控项目、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等基金项目的资助。

雕版印刷成为强烈社会需求

本文由必发88最新客户端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徐永兵教授受邀在材料科学顶级期刊,雕版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