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墓美人图,我看不见你

- 编辑:必发88 -

古墓美人图,我看不见你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空中那似鬼哭、像狼嚎般呜呜作响的北风携着淅淅沥沥、纷纷扬扬的小雨,不仅给这初春的夜带来阵阵的寒气,更显出几分诡秘与恐怖。 就在这漆黑的雨雾中有三个黑影在群山脚下的一个小山包上躬着腰忙碌着,他们一会用镐挖,一会用锹铲,一会还用牧羊铲住下探。在这个小山包上,他们偷偷摸摸地忙了一个多月了,到现在还一无所获。 大哥,这下面真的有古墓吗? 当然,我已经进行过多次的研究和钻探,就在我们的脚下躺着一位大汉王朝的妃子,嗨嗨,这位妃子当时可是个绝世美人哟!快干活吧,我估计她的陪葬一定不少,哥几个这次可要大发了!大哥自信地说。 大哥,快来看,好像是到了墓道了,你胆子大,有经验,你先进去看看吧!另一个正在挖土的大声叫着。 一起进,点亮火把,打开电筒,带上工具,别跟得那么紧,防止这墓道里有暗器伤人!大哥招呼着其他两人。 轰隆隆隆!就在这哥三个要猫腰进墓道时,天空中闪过一道剌眼的白光,紧接着响起了一串炸雷。 大,大,大哥,这天咋迟不闪电早不闪电,偏偏咱要进去的时侯又是闪电又是打雷的,该不是老天爷在警告咱们吧? 胡说八道个啥?老天爷管天管地,还管得了咱挖坟掘墓呀?就你这兔子样的个胆还想发大财呢!走,跟着我进去,只要咱进了墓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挡不住咱发大财!大哥给兄弟们壮着胆,自己一猫腰带头钻进了充满阵阵霉味的狭窄墓道。 这大哥名叫张成,是个专门盗墓掘坟的家伙。另两个一个叫李春,一个叫王兵,是张成在道上混的小兄弟。张成早就多方查找资料和实地查探,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座汉妃古墓的准确位置。他怕一个人弄不开这古墓,就邀李春和王兵入伙,答应事成之后按六、二、二分成。三人趁天下雨的大好时机沼诰蚩四沟馈?lt;br /> 正当三人借着手中的光亮慢慢摸索着往前走时,一道大石门挡住了三人的去路。张成朝后摆了摆手,李春和王兵赶紧蹲了下来。张成知道,一般墓道大门都装有暗器或机关,虽说过了千百年,但仍能伤人。他原来的两个同伙就是在上次盗墓时被暗箭射中要了命的。 张成从背后拿过一枝猎枪,装好子弹后说了声:趴下。就照着石门砰地放了一枪。等了一会后又朝着石门放了一枪。 第二枪刚响过,只听得耳边嗖嗖一阵响声,不知从哪里射出一排乱箭,箭头碰到墓壁的砖头上发出点点的淡绿色的火花。 大哥,真有两下子,要是我一个人来,肯定这时已被射成刺猬了。李春趴在地上说。 王兵也赶忙拍起了张成的马屁说:那是,大哥要是没两下子能当咱俩的大哥吗?跟定大哥,咱这次一定能大大地发一笔,呵呵! 张成没理会这两人的马屁,爬起身来问:都没事吧? 没事,没事,好着呢! 那就上前去仔细查找,应该在这附近有一个开门的暗开关,只要是找到了这个开关咱就能顺利地打开这道千斤石门,就能看到这位古代美人了! 三人来到石门边仔细地搜索了起来,可找来找去就是看不出有啥不对劲的地方。 就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侯,声后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真是三个中看不中吃的男人,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还想发大财呢!我看还是回家做你的清梦去吧!嘻嘻嘻嘻! 哥三个吓了一大跳,就像是听到了向后转的口令一样,一齐转过了身。 哎呀,大,大,大哥咋就只听到声音不见人呢?不是有鬼吧?李春战战兢兢地说。 大哥,我看春子说得有道理,我这人胆子小,咱还是别再进了,咱回吧!王兵附合着李春的话说。 张成端起猎枪,轻轻地说:先别出声,让我再听听。接着又用左手做了个往下压的手势——要他们两人趴下。 墓道里太静了,静得能清楚地听到三人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也能听到三个人咚咚咚咚的心跳声。李春和王兵的额头上慢慢地沁出了一层油亮油亮的汗珠。 过了一会儿,张成也憋不住了,从地上探起上半身朝洞口大声地喊道:我说外面的,是大哥还是大姐请报个名号上来,别这样装神弄鬼的,哥们可不吃这套。要财好说,山上打猎见者有份,只要你们现身,咱好说好商量! 张成喊完侧过头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可过了半天啥动静也没有。张成抬手朝天就是一枪。叭声刚落,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吱吱哑哑的沉重响声。三人又是一齐向后转,不过这次三人的嘴里同时喊出了一个啊字就再也合不上了。 哈哈,哈哈!大哥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这门,这门它咋就自己开了呢?李春首先反应过来,大声地打着哈哈说。 大哥,该不是刚才说话的那人在暗中帮助咱吧?难怪刚才说咱三个没用呢,原来是神仙在显灵呢!哈哈,这次咱要是发达了,我一定好好拜拜菩萨,下次再保佑咱发大财! 张成边听王兵说话,边朝洞顶上察看。突然他仰面哈哈大笑了起来:胡咧咧些啥呀?这是刚才我那一枪的功劳,那子弹刚好打在了石门的开关上了。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这样的事都能碰到,哥们先别急着进去,墓室里没空气,进去早了会被憋死的。来抽支烟,听着外面的动静。 三人静静地抽着烟,三个红红的火点忽明忽暗地闪烁着,不时映照出三张贪婪的面孔。张成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把手里的烟头用力地往地上一扔狠狠地说:走,进墓室! 三人轻手轻脚地进了石门,眼睛不由自主地盯在墓壁上一幅与真人一般大小的美人图上半天没有说话。画相上的女子一双眼睛像是会动一样,含情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三个男人,风情万种。画相顶上的一颗鹅蛋大的夜明珠正毫不吝啬地把那柔和的光照射在女子的身上,使她更显得栩栩如生,楚楚动人。 天哪,这是画?是人?还是神仙呀?太美了呀,美得我都不知道用啥词来形容了。漂亮,太漂亮了!李春惊叹着说。。 张成使劲地眨了眨眼睛,又使劲地摇了摇头说:这美人和夜明珠归我了,其它的你们自己挑吧! 哟!嘻嘻嘻嘻,你倒说得轻巧,我堂堂的皇贵妃咋就这么轻飘飘地说归你就归你了呢?你配吗? 哎呀!我的妈呀,是这画上的女人在说话呢!妈呀!她,她,她该不是鬼吧?王兵反应快第一个大声地叫了起来。 哎呀!刚才在外面说话的也应该是她吧?这哪是啥神仙哟一定是个鬼呢!李春边说边往张成的身后躲。 张成一手端起枪,一手举起示意两人不要说话,他朝四周仔细地看了看后说:这世上哪有什么鬼?老子干这一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咋就一次都没见过?要是有鬼我今天还能和你们站在一起吗?八成是这里面原来就留有机关,专门用这声音来吓唬那些胆小之人的。要走你们走。我可丑话说在先,那这里面的一切就再也与你们俩无关了,全是我张成一个人的。走吧,门就在后面,没人拦你们! 李春和王兵听张成这么一说,那颗已经开始动摇了的心顿时稳定了下来:是呀,说不定真的像张成说的那样是啥机关呢?那岂不是到手的荣华富贵又让它飞走了吗? 王兵说:大哥,我们不走了,就是死也和大哥你死在一起,我看还是先把那皇妃的棺材打开吧,说不定那里面有更值钱的东西呢!

大军最近和老婆离了婚,心里很郁闷。那天晚上,他正躺在床上睡不着觉呢,电话响了,竟然是久未联系的高中同学阿贵。大军很高兴,准备好好和阿贵畅谈一番,没想到阿贵才聊了两句就告诉他:你记得咱们班的体育委员大奎吗,多强壮的人啊,可是前几天竟然查出得了绝症,听说手术费要十几万呢,要不是他前几年做服装生意赚了一笔,哪有钱治啊!

你来的时候,我就该觉出不祥的。

撂下的电话,大军的情绪很低落,想到以前那个爱踢球的生龙活虎的大奎,真的感觉人生无常。过了两天,大军的心情刚好些,阿贵的电话又在半夜打过来了,你知道吗?这次阿贵开门见山的说,咱们邻班那个漂亮的校花小敏,上周在高速路上出了车祸,听说已经高位截瘫了!啊!放下电话,大军倒吸了一口凉气,小敏,多可爱的姑娘啊,以前还曾经是大军的暗恋对象呢!大军为此又闷闷不乐了好几天。

你没有坐在平时常坐的沙发上,而是仰在了老藤椅上。导盲棍竟然被你扔在了沙发上,像是今天你不怎么需要它了。盲镜也重新换了镜片,亮晶晶的。你还装模作样地跟我要水。

此后阿贵经常打来电话,时间老是在半夜,而且总是说一些周围人的不幸与灾祸。时间一长,大军都有点怕接阿贵的电话了,他很纳闷,阿贵为什么喜欢说这些啊?

我早就该怀疑你的,你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地出现在我周围,哪怕我出门买包烟,都能看见你从远处摸索着过来,又从我身边漫无目的地擦肩而过。

那天,大军晚饭时喝了点酒,不到十点就沉沉睡去了。正做梦呢,刺耳的电话铃声又把他吵醒了,居然又是阿贵。当听到阿贵开口又说某人摔断了腿时,大军实在忍不住了,他不满的说:阿贵,你什么意思啊,因为离婚我已经够烦的了,你干嘛还老是和我说这些?

你房间怎么一股潮腥味,开窗子了吗?

阿贵在电话那头尴尬的解释说:大军,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告诉你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大军惊奇的问,没想到阿贵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我就是想提醒你买点保险。忘了告诉你,我上个月已经到保险公司上班了!

盲人的鼻子是最灵的,我支吾着点点头,你应该看不到我困窘的表情。

哎,我说,嫂子这两天怎么不见了?最近老听你跟她吵架,怎么还砸东西呢?别老跟嫂子吵架,女人要宠的。

她回乡下了,说是要看看家里的老人。

你是在旁敲侧击吗?我关好浴室的房门,大声地与你寒暄。

哦哦。你心不在焉地动着脑袋,像是在四下张望。我想站到你面前去,你却迅速地转到另一边。

瞎子,听说你开了个按摩店,生意怎么样?

一般吧。这两天啊人来人往的,我忙不过来,索性招了两个徒弟。小姑娘力道不错,长得也好,盲人能做的也就是这些吧,所以格外卖力啊。我反倒是清闲下来,能四处逛着玩玩。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古墓美人图,我看不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