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历灵异事件,流泪的三叶草

- 编辑:必发88 -

亲历灵异事件,流泪的三叶草

A市深桐精神病院住院部,厚重的铁门在吱呀一声开启以后又以沉闷的巨响关闭了。当我回头看着它的时候,微蓝的天空正在逐渐萎缩,像是被它吞噬。

一直是无神论者,直到发生了以下的两件事,让我对世界的认识又多了一些,俗话说的话,举头三尺有神明,对于未知的东西,还是心存敬畏的好,废话不多说,接下来讲这两件事。记得我大概上四五年级的时候吧,中午回家后。遇见奶奶去厕所回来,感觉她的表情变得让人觉得害怕,并且把一只手背到后腰上。我问她怎么了,她看了我一眼,从我身边走开后开始用另一只手去我房间翻箱倒柜。床底下也看,动作特别敏捷,完全不像一个6,7十岁的人。

学校图书馆的第四借阅室里,已经没有别人了,就剩下了我自己,此时,已是晚上5点,正是晚餐的时候,可是我忘记了饥饿,因为我在角在角落里找到了一本封面上积满灰尘的书,封面已经没有了,我刚才开要看看,从里面掉下来一个小纸条。我把书放到一边,捡起小纸条,读了起来: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 莫明奇妙。我把小纸条扔在地上,回过头要拿那本书,那本书不见了。 不会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了,我明明是放在边上了。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谁这个时候还来图书馆?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门开了,是管理员李老师。 这位同学,我要锁门了,请你快点离开这里吧,要借书,明天再来。 好吧,我站起身来,离开了第四借阅室。临走时,我捡起那个小纸条。纸条在,书却没了,真奇怪。 不久,我便忘记了这件事。 我是新转来的学生,新转的这所学校的住校生,这二年出奇的多,全校的寝室都住满了人,只有一个寝室例外,那就是我现在住的213寝室。听说,这个寝室里只要住了4个人,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可我不信这个邪,不住这,让我住哪里?忘记不了,我刚住进来时,同楼的同学以那样的眼光看着我,虽然大家嘴上都客客气气的,但是眼中却充满了敌意,好像我本身就是一个鬼一样。后来君告诉我,以前也有一个人住进来,叫西美,不过,她来之后真的给这里带来了灾难,当然,这是这一系列的事发生以后,她才告诉我的。君是寝室长,同寝的还有小晶和阿茸,她们都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我不信鬼,也从来不去算命。因为我的头发很长,质量却一点也不好,像一堆稻草一样,所以,朋友们都干脆叫我稻草了,来到这里之后,大家还能这样叫我,这或多或少还是有一点心理安慰的。 一个月来,一直都没什么事发生,我觉得,大家对我的敌意少了许多。呵呵,我还是很有人缘嘛。 可是今天,我却看到了这样一件怪事,我不信邪,所以我不放在心上,现在想起来,我要是真能重视一件事,该多好,也许就不会发生接下来那么多的事了。 上完晚自习,我回到了寝室,明天要考现代文学作品选,晚上我只好开夜车看书了,君陪着我,她是这里最爱学习的,小晶和阿茸早就睡了。等我看完,抬手看看表,已是差5分12点了。下了床,我向厕所走去。 走廊里很静,远远的就听见从盥洗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这么晚了,谁还在那里做什么?经过盥洗室,我特意往里面看了一眼,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衣,正在里面洗头,看样子洗得差不多了,正在用木梳梳理呢,水一滴滴地从头发上流下来,把后背都弄湿了。大半夜的洗头,也不怕干不了。转身我进了隔壁的厕所。 厕所里的水龙头坏了,我只能到盥洗室里洗手了。 那女生还在,还在梳着她的头发。我走进去,和她隔着一个水龙头,洗了洗手。她的头发挺长的,真黑,我就是羡慕这样的头发,只可惜自己的头发和稻草一样。 她的头发把半边脸挡住了,我看不清她是谁,别是同班的同学,见了面不打招呼不好,何况我还是新来的。我的把目光由她的头发转向了水龙头上面的镜子,想看看她是谁。 镜子里,我看不到她的脸,她的脸前面也是头发。她不停地用梳子梳着她的头发,更可怕的是,从她那湿漉漉的头发上,滴下来的不是水,而是血。 我呆住了。任凭水龙头里的水在手上冲着。 我扭头又看着现实中的她,头她头发上滴下来的是水,不是血。 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你要梳子吗? 一只手伸向了我,是那个女生的手,白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的手。里面是一把木梳。 我当然不能接她的梳子,可是手却不听话的伸了过去。刚要碰到那梳子,突然我发现从梳子上也一滴滴地滴着血。 不,不用了 我猛然惊醒,飞快的跑出盥洗室。 刚到寝室门口,便看到那女生端着盆从盥洗室里走出来。 天啊,我急忙打开寝室的门。君已睡下了。我划好门的插销,来到床边。借着月光,我看到,现在是12点过5分。 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我想起了那个纸条。 这一夜我都没有睡好,闭上眼睛,眼前都是那个满头是血的女生不停梳头的景象。直到天快亮了,我才有点睡意。 睁开眼睛,寝室里没人,看看表,才6点多一点,怎么了,平时这个时候,大家还在和睡虫做伴,今天怎么啦?我起身,打算去洗脸。 哎?走廊那边怎么那么多人,不会吧,洗脸也要排队?我端着盆走过去。有几个同学离开人群,走出来了。我刚要向她们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她们一扭脸走开了,怎么像避瘟神一样?不管她们,我一定要去看看。 走近人群,大家默默地给我让开一条道,今天大家是怎么了,好像不愿意碰到我。不过这样反而能让我看到里面的情景。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衣,长长的头发,又黑又密,头发间有一些黑色的东西,那是血。她已经死了。 她昨天晚上说,头发有点脏,很痒,就想洗洗,谁知道一去就再也没回来看来是和那个女生同寝的同学一边哭一边对着旁边的同学说着。边说,边看着我。 稻草,你昨天半夜是去厕所了吧?是君的声音。 天啊,大家怀疑我,我什么也没干啊。 我是不是应该把那个纸条的事告诉大家呢? 我没把纸条的事告诉君,她们不会相信我的,何况我什么也没做。这几天,我明显感到大家对我的敌意一下子多了不少。我本想重新得到大家的信任,可是没想到,不久后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这天,学校的文学社开社庆party.君是文学社的成员,她一直到晚上11点半才回来。 阿茸已睡下了,小晶去了她表姐家,不知道还回不回来。只有我,还在看着一本小说。君那天特别美丽,回到寝室里还不停地照着镜子。 君把头发盘了起来,现在,她把头发拆下来,看样子是要睡了。我看到她拿起木梳,犹豫了一下,开始梳头。 好吧,那我也睡了,轻轻说了声晚安就睡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醒了。看看我的夜光表,才12点半。怎么我才睡了这么一会儿。我翻了个身,头冲外又接着睡。 刚闭上眼睛,突然觉得不对劲,我又慢慢地睁开。 寝室里没有开灯。借着月光,我看见镜子前面有一个人,正在梳头。 是君。 她直盯盯地看着镜中的自己,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手机械地拿着梳子从上到下地摆动着。 君就这样梳了一个小时吗? 从我现在的方向是看不到镜子的,自然也看不到君的脸。我轻轻地下了床,悄悄地走向君。 君?你没事吧?君的脸被头发挡上了,我还是看不到,无奈,我又看向镜子。 君的脸同样被头发挡住了,我根本看不到。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同样的事情又要发生了,不幸的是,二次,都被我看见。 这时,她随手拿起旁边的者喱水,开始住头上喷。那喷出来的哪里的水,分明是血呀。那血顺着君的头发一滴滴地流到她的身上,又流到地上。可是她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由于我离她很近,有一些甚至喷到了我的脸上,身上。我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脸上到处是血,像是刚刚杀过人似的。 天啊,我低头再一看,身上没有血,只有一些者喱水。 不行,这次我不能再袖手旁观,我不信真的有鬼。我一把抢过君手里的梳子,扔在地上。 君猛一转头,把脸冲着我:为什么不让我梳头?我要梳头,给我,我要梳头! 天,天啊。就在君转过头时,她的头发飘了起来,我看到她的脸了。 还不如不看。 在月光下,我看到,君的黑眼球渐渐地变白了,最后一点黑色都没有了。她的嘴也没有了血色,和眼睛一样,变成了白色。还有,还有眉毛也这,这不是君,这是鬼呀。 半夜时,千万不要照着镜子梳头。否则会把鬼魂招来的君梳头了,鬼被她招来了,上了她的身。 这时,我感喘不上来气。不是我被吓的,而是君,或者说是眼前的这个鬼把手放在我的脖子上,用力掐着,还不停地喊:让我梳头,给我梳子,我要梳头我感觉我已经上不来气了,只要她再用力,我的脖子就会断了。君是没有那么大力的,她一定不是君。 是的,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我不信有鬼,我不相信,可是眼前的影像又如何解释呢? 突然,我眼前一亮,一下子倒在地上。君也倒下了,压在我身上。 是小晶回来了,她打开了灯,阿茸也醒了,那个鬼看样子是走了,君则昏迷不醒。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我一回来,你们就这样?小晶看着我,君是怎么了?

凉风不适时的吹过,我踩着地上枯黄脆弱的梧桐叶尸体,一步一步的迈向那座白得十分惨淡的七层楼房。

我问她找什么啊,她对着我阴森森的笑,觉得这个笑容很恐怖,不像正常的人的笑,我就觉得不对劲了,但也还是没往那方面想,因为没经历过嘛。

希渡警官,又来看您的妻子吗?年轻而美丽的护士经过我身边时稍稍驻足,她搀扶着一个咧着嘴不停的发出怪异笑声的老人。

我说奶奶你给我下鸡蛋面吧我饿了。 她跟没听到似得无动于衷,眼神呆滞。

是啊,又到周末了。我浅浅的回应她的微笑。

我小脾气就上来了,我说奶奶我饿了!!!

您真是个重情又体贴的男人呀,即使您的妻子失去了意识,您也依然不抛弃她。护士用带点爱慕意味的眼神望着我。那位老人的笑声越发响亮而诡异了。

然后你猜她怎么回答的我,她用我没听过的口音说,我的胳膊呢?!我一下子懵了,我觉得她肯定在逗我玩。

我使了很大的劲牵动嘴角,用一个浅到难以察觉的微笑敷衍了那个多话的护士。然后我继续走在梧桐落叶铺就的金色道路上,它一直通往我要去的地方。身后传来的依然是护士的赞叹声以及老人更为疯狂的笑声。

我就想把她背在身后的胳膊给他掰过来,说来也奇怪,她的胳膊就像被焊死的铁棍似得,我能掰的她身体晃悠,

天色更暗了,似乎就要下雨?屑付浒岛诘脑破≡诼シ康纳峡眨拖窳袅等耸啦辉咐肴サ挠牧椤N彝拍切┰贫洌绦呶宜坪鹾苁锹さ牡缆贰N倚睦镉凶疟任谠聘龅挠白樱侵氐谝黄穑没髁四:挠跋蟆?/p>

但是胳膊纹丝不动,然后她就瞪我,吓的我跑出去了。 然后跑到姑姑家吃饭,跟她说了这个事儿。两家很近的。

她举着刀,就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那点距离算不上什么,可是我却听不见她说的话,虽然她的嘴唇不停的翕动着。

到下午回家时爷爷也在,可我奶奶的眼神还是不对,就是那种很惊恐的眼神。

黑色的,全部都是黑色的。

她说话口音还是没变。 煤气炉说是煤气罩,花椒说是水椒,然后说快了就会不清楚还流口水。。我还是害怕就跑出去了。 我爷爷跟她一直在聊,还说走吧走吧之类的。我甚至觉得我爷爷也不正常。

然而我再次正视前方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满眼的惨白。我被些微的吓到一些,从凝重的黑色忽然跳跃到阴郁的白色——此刻离我的眼睛不到十厘米的地方就是住院大楼苍白的墙。

玩累了回家 我奶奶睡了, 爷爷就问我咋了 我把之前的事儿告诉了爷爷,他说知道了, 没事儿了。

我下意识的抬起头,望向二楼的窗户。二楼的窗户里也有一双眼睛在望着我,那双眼睛大而空洞,它们的主人正用头抵着窗玻璃,无神的低头望着我。

第二天奶奶就恢复了。。

我的心里缓慢的升起一种恐惧感,我不知道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的。或许那扇厚重的门刚一打开她就察觉到了我的出现,然后她慢慢的走到窗户旁边,远远的望着我。她看着我踩碎那些干枯的梧桐落叶,看着我与那个年轻护士交谈,看着我闭起眼睛不安的前行她就那样一直看着我,从门口直到这里,我走得越近,她的目光就不得不越往下移,不知不觉间她的额头就抵住了冰凉的玻璃,等到我走到楼下,她就呈现出了刚才的姿势。

接下来我说一件发生在我一个铁哥们身上的,大概那天是他爷爷的忌日。他的姑姑大伯等亲戚去烧纸。突然他姑姑就开始骂他奶奶,说什么放羊的时候丢了羊之类的,然后又指着那些姑姑大伯等人大骂,说没一个争气的孩子云云,也说谁谁最不孝孙。据说当时他姑姑说话时都是男人的声音。然后众人缓过来那是过世不久的老人。就说爹啊,你回去吧,我们都来给你送钱花呢,想吃点啥就吃点啥之类的。。然后他姑姑二话没说拿了一只上供的鸡就吃。那是生肉啊。然后同学的大伯就说,爹你拿回去吃吧,她立马把鸡掖进怀里往外跑,速度很快。可跑了一半又回来了,说不行,老王揍我。(他爷爷跟那个老王年龄差不多,两人年轻时就各种矛盾,死对头性质吧。老王以前在地头打过他爷爷)然后那些大伯姑姑等人就好劝歹劝终于劝走了,然后他姑姑就躺地上,大家把她抬床上睡了一下午,醒来也是什么都不记得。by中国十大灵异事件

她没有表情,我不知道她看到我是感到高兴还是厌恶,因为,她似乎也没有了情感,她失去了意识。

我停止了与她的对视,深吸一口微凉的空气,然后步履沉重的走上楼梯。

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她已经不在窗边了,现在她正坐在铺着苍白床单的铁床上,她的两条纤细瘦弱的腿正不停的晃动着,在我眼底里划出耀眼的光影。

我好不容易才把视线从她的腿上转移到她的眼睛上,我微笑的看着她,她依然面无表情。

依塔,我来看你了,最近你好吗?我照例先说这句话,但是她把脸转过去,木讷的望着水泥地板。

我只好轻轻的关上门,走了进去。这间病房一直让我觉得阴冷,一年来都是这种感觉,但或许那只是依塔给我的感觉,而并不能怪罪于这个房间。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亲历灵异事件,流泪的三叶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