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婿波吕尼刻斯和堤丢斯,安提

克瑞翁立即认出那女子是他的外甥女安提戈涅。“你真是个蠢孩子,” 他喊道,“怎么样,这件事,你究竟是承认,还是否认?” “我承认,”姑娘一面说,一面倔强地昂起了头。 “你知道吗,”国王又问,“你已经违反了我的命令。”“是的,我知道,” 安提戈涅坚定而平静地说,“可是这个命令不是不朽的神衹发布的。而且, 我还知道一种命令,它不分现在和过去,它是永远有效的。尽管无人知道它 来自何处,但凡人是不能违反它的,否则就会引起神衹的愤怒,正是这种神 圣的命令促使我不能让我母亲的儿子暴尸野外。你认为我这行为是愚蠢的, 而骂我是愚蠢的人才真是愚蠢呢。”“你以为,”克瑞翁看到姑娘倔强,反而 更加愤怒,“你的顽强的精神不可屈服吗?落在别人强有力的手中,就不该 那样傲慢!” “除了把我杀死,你还能给我什么折磨呢?”安提戈涅回答道,“为什么 还要拖延呢?我的名字不会因我被杀而受到玷污。而且我明白,你的市民们 只是因为害怕才保持沉默。他们都在心里赞赏我的行为,因为我尊敬和爱戴 兄长,这是做妹妹们的首要义务。” “如果你一定要尊敬和爱戴他的话,那么你就到地府里去尊敬,和爱戴 他吧!”国王大声叫道,他立即命令仆人,把她拖下去。突然,伊斯墨涅冲 了进来。她听到姐姐被抓的消息,好像顿时摆脱了软弱和害怕。她勇敢地来 到残酷的国王面前,承认自己是同谋,要求跟姐姐一起处死。同时,她又提 醒国王,安提戈涅不仅是他的姐姐的女儿,也是他的儿子海蒙的未婚妻。 克瑞翁没有回答,只是命令把伊斯墨涅也抓起来,把她们姐妹俩都押 到内廷去。

当大批战船会集在奥里斯港口时,阿伽门农外出狩猎消磨时光。有一 天,一头献给女神阿耳忒弥斯的梅花鹿进入他的射程之内。国王围猎兴致正 浓,一箭射中了这头漂亮的动物。 他还夸口说,即使是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本人也不一定射得比他准。 女神听到他如此无礼的话十分生气。她让港口前风平浪静,船只根本无法从 奥里斯海湾开出去,可是战争却该开始了。希腊人束手无策,只好去找大预 言家忒斯托耳的儿子卡尔卡斯,向他请教摆脱困境的办法。卡尔卡斯是随军 祭司和占卜人,他说:“如果希腊人的最高统帅,即阿伽门农愿意把他和克 吕泰涅斯特拉所生的女儿伊菲革涅亚献祭给阿耳忒弥斯女神,那么女神就会 宽恕我们。 那时海面上将会刮起顺风,神衹再也不会阻碍你们攻占特洛伊城了。” 阿伽门农听了预言家的话,陷入了绝望之中。他派来自斯巴达的传令 官塔耳堤皮奥斯向全体参战的希腊人宣布,阿伽门农辞去希腊军队最高统帅 一职,因为他的良心不允许他杀害自己的女儿。希腊人听到这个决定,十分 恼火,扬言要反叛。墨涅拉俄斯急忙来到他的住处,告诉他的兄弟这个决定 所产生的严重后果。阿伽门农经过劝说,终于同意做这件可怕的事:把女儿 献祭给女神。他写了一封信给迈肯尼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让她把女儿伊 菲革涅亚送到奥里斯来。为了解释这件事,他向妻子谎称,为女儿跟珀琉斯 的小儿子,光荣的英雄阿喀琉斯订婚,因为阿喀琉斯与得伊达弥亚的秘密婚 事是没人知道的。可是,送信的使者刚出发,父女感情又使阿伽门农的良心 受到自责。他感到痛苦,后悔作出了轻率的决定。于是他又在当天夜晚叫来 可靠的老仆人,要他另送一封信给他的妻子,信上吩咐她不要把女儿送到奥 里斯来,因为他已改变了主意,要把女儿订婚的事推迟到明年春天。 忠诚的仆人拿着信急忙走了,但他没有能到达目的地,因为墨涅拉俄 斯对哥哥的迟疑不决早有觉察,已密切注视着他的行动。清晨,老仆人刚离 营,就被墨涅拉俄斯抓住,信被搜去。他读完信就拿着信来找他的哥哥。 “真见鬼,你又动摇了!”他大声地责备他哥哥,“你还记得,当时你是 如何渴望当远征军的统帅?你当时显得多么谦恭,多么亲切,跟每个人握手。 当时,你的大门向每一个愿意进来的人敞开着,哪怕他是最平常的人,这些 友好的表示只是为了得到指挥权。现在,指挥权到手了,这些事情又顿时变 成了过去。你不再像从前一样是你老友们的朋友了。在军中你也很少露面, 大家很难再见到你的人影。当你带着军队来到奥里斯港,当军队遭到神衹的 阻挠,当我们的人开始抱怨,并且说:‘我们希望扬帆起航,不愿老守在奥 里斯港!’这时,你却举棋不定,只是徒劳地指望刮顺风。你来找我,要我 想办法,出主意,找出路,只是为了不丢掉你引以为豪的统帅地位。后来当 预言家卡尔卡斯要你向阿耳忒弥斯献祭你的女儿时,你勉强答应了。可是现 在你又变卦了。有千千万万的人像你一样,他们渴望地位,孜孜不倦地想要 权势,可是一旦看到需要作出个人牺牲才能获得权势时,他们又畏缩了。没 有理智和见识的人,在艰难面前丧失了这些品质的人,是不配统率一支军队 的,也不配掌管一个国家。” “你为什么如此激动呢?”阿伽门农说,“是谁惹了你呢?你为什么这样 恼怒?是为了你那美丽的妻子海伦吗?你为什么不把她好好看住呢?我理智 地纠正轻率作出的决定,难道是愚蠢的?倒是你更愚蠢,因为你要追回一个 不忠实的妻子。其实你应该感到高兴,你终于幸运地摆脱了她。不!我决不 能杀死的我亲生骨肉!” 兄弟两人争论起来,互不相让。突然一名仆人进来向阿伽门农报告, 说他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已经来到,随同前来的还有她的母亲和弟弟俄瑞斯忒 斯。仆人刚离开,阿伽门农突然觉得自己陷于完全绝望的境地。墨涅拉俄斯 连忙握住他前手表示安慰。阿伽门农痛苦地说:“兄弟,胜利是你的,你把 她带走吧!” 但墨涅拉俄斯却改变了主意,他不愿意为了海伦而杀掉伊菲革涅亚。 “如果神谕让我决定你女儿的命运,”他大声地说,“那么我愿意放弃她,并 把我的那位拿来取代伊菲革涅亚。” 阿伽门农拥抱他的兄弟。“我感谢你,”他说,“亲爱的兄弟,你的高尚 的精神使我们重新和好。我的命运已定,女儿的惨死是无法避免的。全希腊 要求这样做。卡尔卡斯和狡黠的奥德修斯已达成默契,他们在争夺人民,甚 至要谋害你和我,然后牺牲伊菲革涅亚。如果我们逃到亚各斯,他们也会追 来,把我们从城里抓走,最后,还会踏平古老的希腊城。因此我请求你,兄 弟,千万别让克吕泰涅斯特拉知道这件事,以便保证神谕的顺利实现。” 正在这时,妇人们走了进来。墨涅拉俄斯心情忧郁地走开了。夫妻两 人略微寒暄了几句,阿伽门农显得既冷淡又尴尬。女儿衷心地拥抱父亲。她 看到父亲脸上愁云满面,便关心地问道:“为什么你的眼光如此不安?父亲, 难道你不高兴见到我吗?” “不,亲爱的孩子,”国王心情沉重地说,“一个国王责任重大,总有许 多烦恼!” “可是你哭了,父亲?”伊菲革涅亚说。 “因为我们要长久分离!”父亲答道。 “呵,如果我能够跟你一起去,”女儿高兴地叫喊起来,“那该多幸福啊!” “是的,你也要作一次远行。”阿伽门农神情严峻地说,“首先我们必须

亚各斯国王阿德拉斯托斯是塔拉俄斯的儿子,他生有五个孩子,其中 有两个漂亮的女儿,即阿尔琪珂和得伊皮勒。关于她们的命运,有一则奇怪 的神谕说:她们的父亲将会把一个嫁给狮子,把另一个嫁给野猪。国王想来 想去,弄不懂这句话的意思。等女儿长大后,他想尽快把她们完婚,使这个 可怕的预言无法实现,但神衹的预言必然会应验的。 有一天,两个逃难的人从不同的方向同时到达亚各斯的宫门前。一个 是底比斯的波吕尼刻斯,他被兄弟逐出故国。另一个是俄纽斯和珀里玻亚的 儿子堤丢斯,他在围猎时不在意杀害了一个亲戚,于是从卡吕冬逃了出来。 两个人在宫门口相遇时,因夜色朦胧,分辨不清,各自把对方当作敌人,互 相打了起来。阿德拉斯托斯听到门外厮杀的声音,便拿着火把出来,分开了 两人。等他看到两位格斗的英雄站在他的两边时,不禁吃了一惊,仿佛看到 了野兽似的。他看到波吕尼刻斯的盾牌上画着狮子头,看到堤丢斯的盾牌上 画着一只野猪。阿德拉斯托斯顿时明白了神谕的含意,他把两个流亡的英雄 招为女婿。波吕尼刻斯娶了大女儿阿尔琪珂,小女儿得伊波勒嫁给堤丢斯。 国王还庄重地答应帮助他们复国重登王位。 首先远征底比斯。阿德拉斯托斯召集了各方英雄,连他自己在内一共 七位王子,率领七支军队。这七个王子是阿德拉斯托斯,波吕尼刻斯,堤丢 斯,国王的姻兄安菲阿拉俄斯,国王的侄儿卡帕纽斯,以及国王的两个兄弟 希波迈冬和帕耳忒诺派俄斯。安菲阿拉俄斯从前曾是国王的仇敌,他有未卜 先知的本领,知道这场征战必然失败。他反复劝说国王阿德拉斯托斯和其他 的英雄们放弃这场战争。可是他的种种努力没有成功,他只得找了一个地方 躲了起来,那个地方只有他的妻子厄里费勒,即国王阿德拉斯托斯的姐姐知 道。他们到处寻找,可是找不到他。阿德拉斯托斯却又少不了他,因为国王 把安菲阿拉俄斯看作是整个军队的眼睛,没有他是不敢远征的。 波吕尼刻斯从底比斯逃出来时,随身带了一根项链和一方面巾。这是 两件宝物,是女神阿佛洛狄忒送给哈耳摩尼亚与卡德摩斯的结婚礼物。戴上 这两件东西的人都会招来灾祸。它们已经使得哈耳摩尼亚、酒神巴克科斯的 母亲塞墨勒以及伊俄卡斯特都死于非命。最后,它们又转落在波吕尼刻斯的 妻子阿尔琪珂手上。现在波吕尼刻斯试图用项链贿赂厄里费勒,要她说出她 藏匿丈夫的地方。 厄里费勒早就垂涎外乡人送给侄女的这根项链。当她看到项链上用金 链穿起来的闪闪发光的宝石时,实在抵制不了这种巨大的诱惑,终于她把波 吕尼刻斯带到安菲阿拉俄斯的秘密藏身处。安菲阿拉俄斯实在不想参加这场 远征,但他不能再拒绝,因为他娶阿德拉斯托斯的姐姐为妻时,曾答应遇到 有争议的问题时,一切由妻子厄里费勒作主。现在妻子带人找到他,他只得 佩上武器,召集武士。他在出发前把儿子阿尔克迈翁叫到跟前,庄重地叮嘱 他,如果他听到父亲的死讯,一定要向不忠诚的母亲报仇。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阿德拉斯托斯的女婿波吕尼刻斯和堤丢斯,安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