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劫走海伦,海蒙和安提戈涅

- 编辑:必发88 -

劫走海伦,海蒙和安提戈涅

当普里阿摩斯还是童年的时候,赫拉克勒斯攻占了特洛伊城,杀死了 拉俄墨冬,抢去了赫西俄涅,然后把她送给他的朋友忒拉蒙为妻。虽然赫西 俄涅成了统治萨拉密斯的王后,可是普里阿摩斯及其一家仍然对这场抢劫耿 耿于怀,感到受了侮辱。有一天,宫里在议论这件事时,国王普里阿摩斯十 分怀念他在远方的姐姐。这时他的儿子帕里斯站起来说,如果让他率领一支 舰队,开到希腊去,那么在神衹们的帮助下,他一定能用武力从敌人手中夺 回父亲的姐姐。他讲话时胸有成竹,因为他没有忘掉爱情女神阿佛洛狄忒给 他的许诺。帕里斯向父亲和兄弟们叙述了那天在放牧时的奇遇。普里阿摩斯 毫不怀疑他的儿子帕里斯受到神衹们的保护。 普里阿摩斯的另一个儿子赫勒诺斯精通占卜,是个预言家,他站起来 说了一串预言:他的兄弟帕里斯如果从希腊带回一名女子,那么希腊人就会 追到特洛伊,踏平城市。并会杀死国王和他所有的儿子。 这则预言引起大家的议论。小儿子特洛伊罗斯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 他毫无顾忌地表示不相信这类预言,甚至嘲笑他哥哥胆怯,并劝大家不要被 织梦好,好织梦 这种预言吓得失去了主张。其他人还在沉思,权衡利弊,普里阿摩斯却大胆 地支持儿子帕里斯的建议。 国王召集市民宣称,过去他曾派使节在安忒纳沃斯带领下前往希腊, 要求希腊人对抢劫姐姐赫西俄涅表示赔罪,并将她归还回国。那时候安忒纳 沃斯受尽屈辱,被赶了回来。现在,他想让儿子帕里斯率领一支强大的部队, 用武力来实现用礼节无法实现的目的。安忒纳沃斯支持这一建议,他站起来 回忆了那时作为使节在希腊遭受的侮辱,指责希腊人都是和平的狂人,战争 的懦夫。他的讲话激起了人民对希腊人的愤怒,他们一致要求战争。 但普里阿摩斯是个贤明的国王。他不愿轻率地过早地作出决定,而是 要求大家畅所欲言,发表自己的意见。这时一位年事已高的特洛伊人潘托斯 从人群中站出来。他在童年时曾听父亲奥蒂尔斯说过,如果将来拉俄墨冬家 族中有一位王子从希腊带回一个妻子,所有的特洛伊人就会面临灾难。据说 他父亲是听了神谕的暗示。“因此,”老人在结束时说,“我们不能受战斗的 荣誉的迷惑。朋友们,让我们还是在和平和安宁中生活,别把我们的生命在 copyright dedecms 战争中作赌注孤注一掷。最后,也许连自由也会失掉。” 人群中发出一片嘟哝声,大家对这项建议表示不满,纷纷要求国王普 里阿摩斯不要理睬一位老人的恐吓的话,而要大胆地把心中决定的事付诸实 行。 普里阿摩斯下令建造船只,工场就设在爱达山上。同时,他派儿子赫 克托耳到夫利基阿去,并派帕里斯和得伊福玻斯到邻国珀契尼亚去,争取这 些王国的支持并结成同盟。特洛伊的青壮年纷纷报名入伍。不久,组成了一 支强大的军队。国王任命他的儿子帕里斯为军队的统帅,并指派他的兄弟得 伊福玻斯、潘托斯的儿子波吕达玛斯以及埃涅阿斯为参将。强大的战船出发 了,朝着希腊的锡西拉岛航行。帕里斯想在那里首先登陆。半路上,他们遇 到斯巴达国王墨涅拉俄斯的船队。他正要到波洛斯访问贤明的国王涅斯托 耳。他看到迎面驶来的浩浩荡荡的战船,赞赏不已。而特洛伊人看到他的装 饰豪华的船也非常惊奇,他们知道这一定是希腊显赫的王侯乘坐的船只。可 是双方互不认识,因此两支船队在海面上相擦而过。特洛伊的战船平安地到 达锡西拉岛。帕里斯想从这里登陆到斯巴达去,准备与宙斯的双生儿子卡斯 织梦好,好织梦 托耳和波吕丢刻斯交涉,要求归还他的姑母赫西俄涅。如果希腊人拒绝交出 赫西俄涅,那么帕里斯准备直航萨拉密斯湾,用武力夺回王后。 帕里斯在动身前往斯巴达之前打算在爱神阿佛洛狄忒、月亮以及狩猎 女神阿耳忒弥斯的神庙里献祭。这时岛上的居民也把来了一支强大战船的消 息传到斯巴达。因为墨涅拉俄斯已外出访问,政事由王后海伦主持。海伦是 宙斯和勒达的女儿,卡斯托耳和波吕丢刻斯的妹妹,她是当时世界上最漂亮 的女子。她还是个姑娘的时候,被忒修斯抢走,后来被两位哥哥重新夺了回 来。后来她在继父斯巴达国王廷达瑞俄斯的宫中长大。姑娘的美貌吸引了大 批求婚的人。国王担心如果他选择其中的一个为女婿,便会得罪其他众多的 求婚者。后来聪明的伊塔刻国王奥德修斯建议他让所有的求婚者都发誓,将 来跟有幸选中的女婿建立同盟,共同反对因未选中而怀恨在心,并企图危害 国王的人。廷达瑞俄斯接受了他的建议,他让所有的求婚者当众发誓。后来, 他选中了阿特柔斯的儿子,阿伽门农的兄弟,亚各斯国王墨涅拉俄斯作他的 女婿,继承了他的王位。海伦为他生了一个女儿赫耳弥俄涅。当帕里斯来到

兄弟两人在底比斯城前都已战死,他们的舅父克瑞翁成了底比斯的国 王,他对两个外甥的丧葬事作出了决定:为厄忒俄克勒斯举行隆重的丧礼, 如同国王的葬礼一样。市民们倾城出动,一直把灵车送到墓地,但是他把波 吕尼刻斯暴尸城下,不予安葬。他派人宣布,对背叛祖国的敌人,市民们不 得哀悼他的死,也不得掩埋他的尸体,任凭乌鸦和野兽啄食他的尸体。同时 他还晓谕全城市民,必须遵守他的命令。他还派人看守尸体,以免有人将它 偷去掩埋。如有人违反命令,一律用乱石将他击死。 安提戈涅也听到这一残酷的命令。她在哥哥临死前曾答应过他的要求。 她心情沉重地来到妹妹伊斯墨涅面前,想要说服她一起运走哥哥的尸体。可 是伊斯墨涅胆小怕事,她流着泪说:“姐姐,难道你忘了父母亲的惨死了? 难道你忘了两个哥哥残酷的毁灭了?你要我们也遭到同样的结果吗?” 安提戈涅转过身子。“我不需要你帮助,”她说,“我会独自一人埋葬我 哥哥的尸体。 如果我能完成这件事,即使死去也心甘情愿。” 不久,一个看守尸体的人惶恐不安地来到克瑞翁的面前:“我们看守的 尸体已被人埋葬了。”他说,“干这事的人已逃掉了,我们没有抓到。我们也 不知道,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听到这件事时,都感到惊异。尸体上 只遮了一层薄薄的土。真的只有很薄的一层土,刚够使地府的神衹们认为, 这个人已埋葬了。那里没有锄子,也没有铲子,连车轮的痕迹也没留下,真 是奇怪啊。” 克瑞翁听到消息后勃然大怒。他威胁看守尸体的人,如果不把干这件 事的人交出来,那么他们全得处死。同时,他又命令立即扒去尸体上面的泥 土,重新设立岗哨,严加看守。看守们从上午到中午,坐在火辣辣的太阳下 守着。突然,刮起一阵暴风,空中灰尘弥漫。看守们看到天有异象,十分害 怕。他们正在纳闷,这时看到一个姑娘走来。她手中拎着一把大壶,里面装 满泥土,悄悄地走近波吕尼刻斯的尸体,举起大壶,向尸体倾洒了三次泥土。 看守们都坐在对面的山坡上监视,立即奔了过来,抓住那个姑娘,不 由分说地把她拖去见国王。

克瑞翁看到他的儿子慌忙朝他奔过来。他知道一定是儿子听说未婚妻 被抓了起来,所以前来反抗父亲的旨意。然而海蒙却显得十分恭顺,在他表 明对父亲的忠诚后,才大胆地为未婚妻求情。“你不知道人民在议论什么, 父亲哟!”他说,“你不知道他们怎样在批评这件事。他们不敢当着你的面说 你不愿听的话。但我却听到了许多,那就让我告诉你吧。全城的人都同情安 提戈涅,她的行为受到全体市民的称赞。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她不让疯狗和 飞鸟撕食哥的尸体,不仅受不到嘉奖,反而被处死。亲爱的父亲,你应该听 听人民的呼声,应该向民间的舆论让步。好比洪流中的树木,让步的大树, 才是真正的大树;如果抵制洪流,一定会被它冲倒。” “你是教训我应该有理智吗?”克瑞翁轻蔑地说,“看起来你是袒护她, 反对我。” “我只是为了护卫你的利益才对你讲这番话的。”儿子激昂地说。 “我知道,”父亲愤怒地说,“盲目的爱情使你为罪犯辩护。可是,只要 她活着,你就不能同她结婚。我决定,把她送到远方一个人迹罕至的岩洞里, 只给她少许食物,免得杀戳她的血玷污底比斯城。在那里让她向地府的神祈 求自由吧!她应该知道,与其听从死人的话,还不如听从活人的话。但现在 对她来说已经太迟了。” 说完,他怒气冲冲地转过身走掉了。仆人们立即执行暴君的残酷的命 令。安提戈涅当着底比斯人民的面被带进坟墓般的石洞里。她呼唤神衹和亲 人,希望跟他们永远生活在一起,然后毫无畏惧地走进石洞。 波吕尼刻斯的尸体渐渐腐烂了,可是仍然没有掩埋。野狗和鸟类争相 撕食他的尸体。当年曾经进谒过俄狄甫斯的年老的预言家提瑞西阿斯来到克 瑞翁面前,向他预告灾祸的来临。 他听到吃腐肉吃得过饱的鸟儿在吱吱喳喳地议论,说供在神坛上的祭 品在熏烟中冒出了悲惨的晦气。“很显然,神衹们对我们发怒了。”最后他又 补充说,“因为你亏待了俄狄甫斯的儿子。国王哟,你不能再固执了!糟蹋 死者,这会给你带来什么光荣呢?” 像当年俄狄甫斯一样,克瑞翁也不听这位预言家的忠告。他骂提瑞西 阿斯说谎,企图骗取钱财。预言家很愤怒,他当着国王的面,毫无顾忌地揭 示了未来的事情。“那你等着瞧吧,还没等太阳下山,你就会为这具尸体再 牺牲两个亲骨肉!你犯了双重罪过:第一,你不让死者魂归地府,第二,你 不让生者留在世上。快些,我的孩子,快,快领我回去!让这个人去品尝他 的不幸吧!”说着他牵着孩子的手,拄着拐杖,离开了王宫。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劫走海伦,海蒙和安提戈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