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克托耳在Troy城,格劳库斯和狄俄墨得斯

- 编辑:必发88 -

赫克托耳在Troy城,格劳库斯和狄俄墨得斯

希腊人的船队平安地来到小亚细亚的海岸。可是英雄们由于不熟悉这 地方,又让一阵顺风,吹得远离了特洛伊,来到了密西埃湾。他们在这里抛 锚登陆。希腊人在沿岸地区到处遇到武装的士兵的阻拦,他们以当地国王的 名义禁止希腊人登陆,并要他们先谒见国王,说出他们是哪里来的军队。 密西埃的国王也是希腊人,名叫忒勒福斯,是赫拉克勒斯和奥革的儿 子。他在经过种种冒险后回到密西埃国王忒宇特拉斯的宫中,偶然遇到了失 散多年的母亲。后来,他娶了国王的女儿阿尔基俄珀为妻,并在国王去世后, 继承了王位,统治密西埃。 希腊士兵根本不问这里的国王是谁,便拿起武器进攻守卫沿岸的士兵。 另有几个守兵逃脱了,他们向国王忒勒福斯报告有几千名外来的敌人侵入国 土,杀死岗哨并占领了海岸。国王闻讯,立即召集军队迎敌。他不愧为赫拉 克勒斯的儿子,也是一位光荣的英雄,他按照希腊人的方式训练他的军队。 因此希腊人出人意料地遭到他们激烈的抵抗,双方展开了殊死的拼搏。突然, 从希腊士兵中冲出了一位神奇的英雄忒耳珊得耳,他是着名的国王俄狄甫斯 的孙子,波吕尼刻斯的儿子,狄俄墨得斯的忠实战友。他在忒勒福斯的士兵 群中横冲直撞,杀死了国王身边的统帅和亲密的战友。国王大怒,奋力扑了 过去,和忒耳珊得耳对阵。结果,赫拉克勒斯的儿子取得了胜利,忒耳珊得 耳被一枪刺倒在地。 狄俄墨得斯从远处看到他倒下,急忙奔了过去,还没有等到国王忒勒 福斯摘下死者的武器,就抢过战友的尸体,扛在肩上,大步逃离了混乱的战 场。他背着尸体经过埃阿斯和阿喀琉斯面前时,他们也十分悲愤,连忙重新 召集溃散的军队,然后兵分两路,运用巧妙的迂回战术,包抄出击,很快扭 转了战局,取得了优势。 忒勒福斯的异母兄弟忒宇脱朗堤俄斯被埃阿斯一箭射中倒地。正在追 赶奥德修斯的忒勒福斯见到他的兄弟遇险,连忙过来帮助,不料被葡萄藤绊 了一跤,因为狡猾的希腊人已把敌人引进葡萄园里,在有利的地区作战。阿 喀琉斯见此情况,趁忒勒福斯刚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赶上去用长矛刺中他 的左腿。忒勒福斯坚持着站起来,拔出了矛,并在赶来的士兵的掩护下逃脱 了。如果不是夜幕降临,双方的激战还要一直继续下去,现在他们只得撤离 战场。 第二天,双方派遣使者,要求暂时停战,以便各自寻找并掩埋阵亡将 士的尸体。希腊人直到这时才惊讶地知道,原来这样英勇地保卫自己国土的 国王乃是他们的本国人,是伟大的半神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何况在他们的军 队中还有三个王子是忒勒福斯的亲戚,他们是赫拉克勒斯的儿子特勒帕勒摩 斯,赫拉克勒斯的孙子国王忒萨罗斯的两个儿子菲迪普斯和安底福斯,他们 三人主动要求跟密西埃使者一同到忒勒福斯那儿,向他说明在海岸上登陆的 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来到亚细亚。 忒勒福斯高兴地接待了远道而来的亲戚,津津有味地倾听他们的叙述。 这时他才知道帕里斯丧失伦理,侮辱希腊人的行为,也知道了墨涅拉俄斯和 他的兄长阿伽门农以及其他希腊王子正统率联军前来讨伐。“因此,”特勒帕 勒摩斯作为国王的异母兄弟,代表他们发言,“亲爱的兄弟,你也是希腊人, 请不要离开你的人民。我们的父亲赫拉克勒斯在世界许多地方都为了希腊而 英勇作战。因为他热爱祖国,所以全希腊都有他的纪念碑。为了弥补你给希 腊人造成的伤害,请加入我们的军队,与我们共同征讨特洛伊吧!” 忒勒福斯因为受伤躺在床上,这时他费力地站起身来,友好地回答说: “你们的责难是不公正的,我的乡亲们,我们从朋友和亲戚成为今天血战的 敌人,那是你们的过失。我的守护海岸的士兵问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 可是你们却像对待野蛮人那样不回答我的士兵的询问,也不听他们的劝告, 就冲上岸来把他们杀翻在地。你们还在我身上——”他指了指伤口,“留下 了永恒的纪念。我这辈子一定不会忘记昨天的血战。当然我不会责怪你们。 我很高兴能在我的国家欢迎我的亲戚和希腊同乡。但是我不能答应跟你们一 起讨伐普里阿摩斯。 我的后妻阿斯堤俄刻是他的女儿。他是一位虔诚的老人,而他的其余 的几个儿子都是品德高尚的人,他们与轻率的帕里斯犯下的罪过没有任何关 系。你们瞧,这是我的儿子欧律皮罗斯,我怎么可以帮助你们毁灭他外祖父 的王国?正像我不反对普里阿摩斯一样,我也不会反对你们。你们都是我的 同乡。请收下我的一份薄礼吧,我给你们准备一点粮草。不管你们需要多少, 尽管开口!然后你们就出发,由神衹来决定胜负吧。这一场战争我两边都不 参加。” 三位王子听到这番友好的回答,满意地回到亚各斯人的军营中,向阿 伽门农和其他首领报告他们已和忒勒福斯建立了良好的友情。英雄们召开军 事会议,决定派埃阿斯和阿喀琉斯去谒见国王,慰问他的创伤。到了那里, 他们看到赫拉克勒斯的这位儿子忍受着极度的痛苦,阿喀琉斯感动得流下泪 来,他实在是在无意中伤了一位希腊同乡,伤了赫拉克勒斯的高贵的儿子。 国王由于他们的到来高兴得忘记了疼痛,抱歉地说,贵客临门,未曾远迎, 有失宫廷礼节。他请两位客人到他的宫中,设宴隆重招待,并赠送许多礼物。 希腊人应阿喀琉斯的要求,立即派出两名举世闻名的医生帕达里律奥 斯和马哈翁去为国王治疗。两人虽然医术高明,但因为阿喀琉斯的矛头具有 特殊的威力,无法根治。他们敷的药只能减轻他的痛苦。忒勒福斯国王在感 到舒适之时向希腊人提出种种有益的建议,为他们提供生活用品和食物,并

赫克托耳来到了中心城门,走到宙斯的山毛榉下。在这里,特洛伊的 妇女们团团围住他,不安地向他打听丈夫、儿子、兄弟以及亲友的消息。他 无法一一回答每个人的问题,只是要求她们向神衹祈祷。不过,很多人都从 他那里听到了可怕的消息。不一会,他来到父亲的宫中,这是一座豪华的建 筑,周围有由粗大的石柱支撑着的宽敞的厅堂,里面有五十间相连的大理石 宫室。这里是王子和他们的妻子居住的地方。内廷的另一边有十二间相连的 大理石建筑的厅堂,这里是国王的女儿女婿们居住的地方。宫殿由高大的城 墙围绕,构成一座牢固的卫城。在这里赫克托耳遇到了他的善良的母亲赫卡 柏,她正要到她最喜爱的女儿拉俄狄克那儿去。年迈的王后急忙朝儿子走过 来,握住他的手,又是担忧又是爱怜地问他:“儿子,你怎么离开了战场? 想必是希腊人加紧围攻我们,所以你回来祈求宙斯的。我要给你送上最珍贵 的美酒,使你可以祭供万神之父宙斯和其他的神衹,你自己也可以喝一口提 提精神。对一名疲劳的战士来说,酒最能振作精神!” 赫克托耳回答她:“亲爱的母亲,我不要酒,免得我四肢无力。我也不 想用一双不洁的手给万神之父举行灌礼。母亲,我请求你,带着最高贵的妇 女们手持熏香到雅典娜神庙去,把你的最华贵的衣服献给她,并答应给她十 二头肥壮的母牛,祈求她保护我们。同时我去喊兄弟帕里斯上战场。即使他 被大地吞没,我也不怜悯他,因为他是生来要使我们全城毁灭的。” 母亲照儿子所说的去做。她走进内室,取出她的美丽的丝袍,这是帕 里斯带海伦回来时从西顿带来的。她挑出一件最美丽、花式最鲜艳的丝袍, 然后带着高贵的妇女们来到雅典娜的神庙。安忒诺尔的妻子,即雅典娜在特 洛伊的女祭司特阿诺给她们打开神庙的门。妇女们围着雅典娜的神像,举起 双手向她祈祷。特阿诺从王后手里接过丝袍,放在圣像的膝上,对宙斯的女 儿恳求说:“帕拉斯·雅典娜,城市的保护神,最高贵最伟大的女神, 请砍断狄俄墨得斯的矛吧!请怜悯这城市、妇女和孩子吧!你能保佑我们, 我们将给你献祭十二头肥牛。”帕拉斯·雅典娜却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赫克托耳已经来到帕里斯的宫殿,它在国王和赫克托耳的宫殿附近, 赫克托耳和帕里斯都是单独居住的。赫克托耳手执一根长矛,矛长丈余。青 铜矛头和矛杆的交接处用一道金环箍着。他看到兄弟帕里斯正在房内检查武 器,修理他的硬弓。海伦则坐在她的侍女中间,做着日常的事情。赫克托耳 嘲笑般地看着帕里斯,大声斥责他:“你坐在这里过舒服日子,实在是罪过。 兄弟,城里这么多人因为你都在城外作战。如果你看见这时有人逃避战斗, 你也许会责骂他们。来吧,在城市还没有被敌人攻破并烧毁之前,帮助我们 去防守城池!” 帕里斯回答他说:“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兄弟,我是因为内心悲伤才 坐在这里的。刚才海伦鼓励我,要我重上战场;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赫克托耳沉默不语。海伦面有愧色,她说:“哥哥,我带来了多少灾难呵! 我宁愿在我跟帕里斯来到这里之前就葬身大海! 现在灾难临头,我多么希望我的丈夫能够勇敢一些,多么希望他记住 自己所受的羞辱和谴责。可是他没有骨气,他的胆怯一定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而你,赫克托耳,进来吧,先休息一下,战争的巨大压力正压在你的肩头!” “不,海伦,”赫克托耳回答说,“别如此友好地请我休息,我绝不能休息。 我必须回到特洛伊人那里去战斗。你要劝说帕里斯,使他跟我一起去。现在 我还得赶回宫去,看望我的妻子儿子和仆人。”说着,赫克托耳转身走了。 但他在房里没有看到妻子。女仆告诉他:“当她听说特洛伊人遭到打击,希 腊人取得胜利时,她就离开了宫殿,想爬到城楼上去。女佣抱着孩子,只好 跟在她后面。她心里焦急得不能控制自己了。” 赫克托耳急忙走到特洛伊的大街上。当他来到中心城门时,他的妻子 安德洛玛刻,底比斯国王厄厄提翁的女儿,迎面朝他走来。跟在她后面的女 佣怀里抱着男孩阿斯提阿那克斯。 父亲看着漂亮的儿子默默地微笑,安德洛玛刻却饱含着眼泪,温柔地 握住丈夫的手。她说:“真的,你由于勇敢,一定会牺牲。但你不可怜你的 幼儿,也不可怜你即将成为寡妇的妻子吗?阿喀琉斯杀害了我的父亲,阿耳 忒弥斯的神箭射死了我的母亲,我的七个兄弟也全被阿喀琉斯杀死。除了你 以外,赫克托耳,我什么亲人也没有了。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父亲、母亲 和兄弟。你还是呆在这座塔楼上吧!命令部队开往那边长满无花果树的小山 上,因为那的城墙没人防守,容易成为敌人的突破口。有三次,勇敢的亚各 斯人:两个埃阿斯、阿特柔斯的儿子、伊多墨纽斯、狄俄墨得斯向那里发动 攻击;也许是预言家给了他们启示,也许是他们自己发现了这处守卫薄弱的 地方。”赫克托耳亲切地看着妻子,说:“亲爱的,我也关心着这一切。不过, 我如果呆在这里,远远地站着旁观,那么我会在特洛伊的男女老少面前感到 惭愧。我在内心总是有个声音命令我到最激烈的前线去战斗。虽然,我已经 预感特洛伊城终有一天会毁灭,普里阿摩斯和他的人民也将会遭殃。可是比 起这一切,更使我感到难过的是想到你将受到的痛苦。丹内阿人将把你抢回 去,让你当佣人,做奴隶;你在亚各斯那边将纺纱织布,或者挑水浇灌,看 到你泪流满面的人都会说:‘这就是赫克托耳的妻子!’唉,想到这些,我愿 意现在就死!” 他一面说,一面伸手抚抱孩子,但孩子却哭着贴在女仆的胸前,因为

在战场上,吕喀亚人柏驶洛丰的孙子格劳库斯和堤丢斯的儿子狄俄墨 得斯从各自的队伍里冲了出来。狄俄墨得斯逼近对手,看着他说:“高贵的 英雄,你是谁?我在战场上从来没有见过你。现在,你却以超群的勇气,前 来抵挡我的长矛。我警告你,阻拦我的人都必死无疑。如果你是化身为人的 神衹,那么我就不跟你作战。因为我害怕神衹发怒,不愿反对永生的神衹。 如果你是一个凡人,那么就请过来,结果你也难免一死!” 希波洛库斯的儿子听了这话,回答说:“狄俄墨得斯,你为什么要问我 的身世呢?我们人类如同林中树叶,它在风中凋零,又在春天重新发芽!你 实在想知道,那就听着吧,我的祖先是埃洛斯,他是赫楞的儿子。埃洛斯生 了足智多谋的西绪福斯,西绪福斯生下格劳库斯;格劳库斯的儿子是柏勒洛 丰,柏勒洛丰的儿子是希波洛库斯,我正是希波洛库斯的儿子,叫格劳库斯。 我的父亲派我前来特洛伊,我应该为祖先争光。”“尊贵的王侯,你我原是世 交,我们的祖辈就是朋友。我的祖父俄纽斯曾在他的王宫里接待过你的祖父 柏勒洛丰,让他住了二十天。我的祖父赠给你的祖父一条紫金腰带,你的祖 父回赠了一只双耳金杯。这金杯现在还保存在我的家中。所以,你如果到亚 各斯去,当然是我的客人;我如果到吕喀亚去,你就是我的东道主。在战场 上我们不应该动武。有足够的特洛伊人可供我杀戮,也有足够的希腊人可供 www.shenhuagushi.net你刺杀。让我们交换一下武器吧,也好使别人看到,我们是如何尊重我们先 祖的友情。”于是,两个人从马车上跳下来,互相握手,并立誓友好。格劳 库斯把自己的金盔掉换狄俄墨得斯的青铜甲。这就好像以一百条牛交换九条 牛一样。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赫克托耳在Troy城,格劳库斯和狄俄墨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