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必发88潘达洛斯,帕特洛克罗斯的葬礼

- 编辑:必发88 -

必发88潘达洛斯,帕特洛克罗斯的葬礼

神衹们在奥林匹斯圣山上集会。赫柏不停地从一张桌子走到另一张桌 子给神衹们斟酒。 神衹们举起金杯一饮而尽。他们俯视着特洛伊城,宙斯和赫拉决定毁 灭特洛伊城。万神之父命令女儿雅典娜即刻去特洛伊战场,怂恿特洛伊人破 坏誓约,并侮辱正在庆祝胜利的希腊人。 珀拉斯·雅典娜变成安忒诺尔的儿子劳杜科斯混在特洛伊人中 间。她找到了吕卡翁的儿子潘达洛斯。他是个高傲的人,雅典娜觉得他非常 适合完成宙斯交给的任务,他是特洛伊人的盟友,率领士兵从吕喀亚赶来参 战。女神拍着她的肩膀说:“听着,潘达洛斯,现在正是你建功立业,让特 洛伊人永远感谢你的时候,特别是帕里斯,他一定会对你厚礼相报。你看, 站在那里的墨涅拉俄斯一副傲慢的样子,多让人气恼!为什么不向他射出一 支冷箭,你敢吗?”化装了的女神的话说得愚蠢的潘达洛斯竟然动了心。他 拿起弓,从箭袋里抽出一支翎箭,扣紧弓弦,嗖的一声向对方射去。箭飞越 空中,但雅典娜却引导它,射中墨涅拉俄斯的腰带。箭镞穿过皮革,透过铠 甲,只划破了表皮,但伤口里却涌出了鲜血。 阿伽门农和伙伴们惊慌地围着他。“敌人违背了誓约,”国王叫道,“他 们想将你害死。如果我失去了你,这叫我多悲痛啊。” 墨涅拉俄斯安慰他的哥哥。“请放心,飞箭没有给我造成致命伤。我的 腰带保全了我。” 阿伽门农立即派人去找神医马哈翁。他急忙赶来,从墨涅拉俄斯的腰 带上拔下箭镞,然后解开腰带,脱下铠甲,仔细查看伤口。他蹲下身子,用 口吸出瘀血,并敷上止痛膏。 当医生和英雄们正忙着照顾受伤的墨涅拉俄斯的时候,特洛伊的士兵 已冲了过来。希腊人急忙拿起武器抵抗。阿伽门农把战车交给欧律墨冬,自 己则跟士兵们一起步行作战。希腊人士气大振。 丹内阿人一队一队地冲上战场,狄如大海的波涛涌向海岸。首领们大 声传令,士兵们默默前进。特洛伊人却像一群咩咩叫的绵羊喧哗叫嚷,各种 语言混杂在一起。神衹们也在呼唤,战神阿瑞斯鼓励特洛伊人奋勇前进。珀 拉斯·雅典娜煽起希腊人复仇的怒火。两军势必血战一场。

阿喀琉斯带着他的敌人的尸体回到了战船,他把尸体脸朝下匍匐在帕 特洛克罗斯尸体旁的地上。丹内阿人解下战甲,坐下来举行葬仪。他们宰猪 杀羊,还杀了公牛。阿喀琉斯吩咐大摆宴席犒赏战士们。他的朋友们拉着他 硬是离开了停放帕特洛克罗斯的尸床,他们来到国王阿伽门农的帐篷里。他 们烧起一堆火,架上一口大锅烧水,并试图劝他沐浴,洗去身上的尘土和血 污。但他固执地拒绝了,而且郑重地发誓:“宙斯在上,只要帕特洛克罗斯 还没有火葬,只要我还没有剃发并为他建立坟墓,我就不能用水洗澡。要是 按照我的意思,我们现在就举行殡葬仪式。阿伽门农国王,明天请下令砍伐 树木,并作好准备,为我的朋友举行葬礼。”王子们都尊重他的意见,他们 坐下来饮酒,愉快地享用美餐,然后各自回房休息。珀琉斯的儿子躺在被海 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海滩上,四周围着一群弥尔弥杜纳人。 阿喀琉斯终于睡着了,他梦见可怜的帕特洛克罗斯走近他,对他说:“阿 喀琉斯,你睡了吗?难道把我忘了?为我立一座坟吧,我想通过地府的大门 进入哈得斯的地府!那里有两个幽灵守卫着,还威胁我,不让我走近。因为 我还没有火葬,因此我的灵魂不得安宁。可是,你要知道,我的朋友,命运 女神注定,你将死在特洛伊城外。你在给我造坟时,也要给自己留有余地, 使得我们生时同居在宫殿,死后骸骨也葬在同一墓穴。”“我发誓,我将按你 的要求去办,兄弟!”阿喀琉斯说着,并朝那个人的阴影伸出双手,但它却 像烟雾一样即刻消逝了。 第二天天刚亮,阿伽门农命令战士们牵着牲口去伐木。他们在爱达山 上把最高大的树木砍下来,劈成木柴,让牲口驮回战船营。阿喀琉斯命令所 有的弥尔弥杜纳人穿上铠甲,套上战车。不久,送葬的队伍前进了:王子们、 战士和御者走在前面,后面是几千名步行的士兵。帕特洛克罗斯的朋友和同 伴抬着他的遗体,上面放满了他们从头上剪下的头发。 送葬的队伍来到阿喀琉斯为他的朋友选定的坟地,他们将灵柩放在大 量木柴垒成的木堆上。珀琉斯的儿子退后一步,剪下自己的一绺褐色的头发, 注视着茫茫的大海,说道:“啊,我的祖国的斯佩尔锡俄斯河啊,我的父亲 曾经发愿,等我凯旋时他要我剪下头发给你祭奠,并在你的有着圣林和祭坛 的发源处,给你献祭五十头羊。可惜他的愿望落空了!河神啊,你没有接受 他的祈求!你不让我重归祖国。现在,请你别见怪,我只得把头发献给帕特 洛克罗斯,让他带着去见冥王哈得斯!”说着,他把一绺头发放在他的朋友 的手里,然后走近阿伽门农,对他说:“让大家宴饮吧,宴毕,大家哀悼并 安葬我的朋友!” 阿伽门农下令战士们各自回到战船上,只有王子们留下来。他们把砍 下的木柴垒成一个百尺见方的大柴堆,把尸体放在顶上。然后,他们在柴堆 前剥开几头绵羊和牡牛,将它们放在木柴的周围。他们还在灵柩旁放上一罐 罐蜂蜜和香膏,并牵来四匹活马,随后又从帕特洛克罗斯养的九条家犬中选 出两只宰了献祭。他们又用剑杀死了十二名特洛伊青年。阿喀琉斯就这样为 他朋友的死残酷地进行报复。 木柴被点着了,阿喀琉斯对着死者大声说:“愿你幸福地进入冥府吧, 帕特洛克罗斯! 我向你立下的誓愿全部实现了。十二名俘虏都已献祭给你,并和你一 起火葬。只有赫克托耳的尸体没有烧,他的尸体将用来喂狗!”阿喀琉斯凶 狠地说着,但神衹们却不让他的愿望实现。阿佛洛狄忒日夜守护着赫克托耳 的尸体,不让一群饿狗靠近。她又用玫瑰香油和长生膏涂抹在尸体上,使他 身上拖出来的伤痕全都消失了。阿波罗也降下一片浓雾,遮住赫克托耳的尸 体停放的地方,免得太阳把尸体晒干。 现在,火葬帕特洛克罗斯的柴堆虽然点火,可是不能熊熊燃烧。阿喀 琉斯转身向风神祈求,答应给北风神波瑞阿斯和西风神策菲罗斯献祭,并用 金杯浇酒在地,请风神把木堆吹起大火。伊里斯把这消息传给了风神。他们 从海面上呼啸而来,直扑柴堆。整整一夜,他们在柴堆四周煽起熊熊火焰。 阿喀琉斯不断地浇酒在地,祭奠朋友的亡灵。直到清晨,才风止火熄,柴堆 被烧成灰烬。帕特洛克罗斯的骸骨卧躺在柴灰中间,外围混杂着人骨和兽骨。 遵从珀琉斯的儿子的命令,英雄们用酒烧熄了还在闪烁火星的余烬。他们含 着眼泪,拾起朋友的白骨,盛在一只金瓮里,送到阿喀琉斯的营帐里。然后, 他们用石块和泥土给死去的帕特洛克罗斯筑起一座大坟。 这一切完毕后,希腊人举行了隆重的殡葬赛会。阿喀琉斯命令亚各斯 人都聚拢来,坐成一个大圆圈。然后他摆出炊鼎、三脚祭坛、牛、羊,还有 妇女和珍贵的金属礼品,作为奖品。阿喀琉斯因悼念已死的御手,所以没有 参加一开始就举行的战车竞赛。随后还进行了拳术比赛、徒步赛跑和掷铁饼 比赛。英雄们经过各项角逐,带走了所得的奖品。就这样结束了殡葬赛会。

当埃阿斯站在船上进行生死搏斗的时候,帕特洛克罗斯急忙去找他的 朋友阿喀琉斯。他一走进朋友的营房,就泪流不止。珀琉斯的儿子同情地望 着他,说:“帕特洛克罗斯,你哭得像个小姑娘一样。难道从夫茨阿传来了 什么坏消息吗?我知道你的父亲墨涅提俄斯还健在,我的父亲珀琉斯也健 在!或者你是悲叹亚各斯人的命运?他们的悲剧完全是自己造成的。总之, 你有什么心事,爽直地告诉我吧。” 帕特洛克罗斯叹了一口气,终于说道:“高贵的英雄,请你别生气,恕 我直言!的确如你所料,希腊人的不幸如同巨石一样,沉重地压在我的心上! 最勇敢的那些人或被射伤,或被刺伤,全躺在战船里不能动弹。狄俄墨得斯、 奥德修斯和阿伽门农都受了枪伤;欧律帕洛斯也被箭射中了大腿。他们都在 接受治疗,不能直接参战。而你又不愿和解。你的父母不是珀琉斯和忒提斯 ——凡人和女神,想必你是阴沉的大海或是坚硬的顽石所生的,所以你的心 肠如此冷酷!好吧,如果是你母亲的话或者诸神的命令让你不能参加战斗, 那么至少应该让我和你的战士们前去帮助希腊人。把你的铠甲借给我穿上, 如果特洛伊人看见我以为是你,也许他们会吓一跳。我希望以此让丹内阿人 获得重整队伍的时间!” 阿喀琉斯听了这话,冷冷地回答说:“既不是母亲的话,也不是神衹的 命令阻止我参加战斗。我内心忍受着煎熬和痛苦,那是因为有一个希腊人竟 敢藐视我,竟敢夺走属于我的战利品。但我从来没有准备永远怀恨在心,并 且从一开始就下定决心,等到战争逼近战船时,将会采取必要的行动。但我 现在还无意亲自参战,不过,你可以穿上我的铠甲,率领我的士兵前去作战。 你应该全力以赴地把特洛伊人从战船上赶走。只有一个人,你不能和他作战, 那就是赫克托耳。你还得当心,千万不要落在一位神衹的手里。你要明白, 阿波罗是爱我们的敌人的!你在救出战船后必须马上回来,让其余的人留在 战船上厮杀吧!我希望所有的丹内阿人都毁灭,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让我们 亲自去征服特洛伊城!” 当他们谈话时,战船附近的厮杀越来越激烈,埃阿斯开始喘息起来。 敌人的箭和矛射在他的战盔上丁当作响。他那扛着大盾的肩膀已经感到麻木 了。埃阿斯浑身淌着汗,但他不能休息。赫克托耳挥起剑,把他的矛尖砍落 在地上,这时,埃阿斯意识到,神衹在与希腊人作对,他绝望地后退。赫克 托耳乘机往船上扔了一个大火把。一会儿,船尾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阿喀琉斯在营房里看到外面战船上火光冲天,心里感到一阵痛苦。 “啊,帕特洛克罗斯,”他喊道,“你快去,别让敌人夺走我们的战船,切断 我们的回乡之路!我亲自去召集我的士兵!”帕特洛克罗斯听了很高兴,他 急忙束起阿喀琉斯的胫甲,在胸前系上色彩绚烂的护甲,肩上背着利剑,头 上戴着飘拂着马鬃盔饰的战盔,左手执盾,右手提了两根结实的长矛。他当 然希望借用朋友阿喀琉斯的长矛,那是用帖撒利的佩利翁山上的一棵梣树削 成的。当年,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人喀戎训练珀琉斯时,把这根长矛赠给珀 琉斯,后来传到阿喀琉斯手上。长矛又粗又沉,没有其他的英雄能舞得动。 现在帕特洛克罗斯吩咐他的朋友和御手奥托墨冬套上神马珊托斯和巴利俄 斯,它们是妇人鸟波达尔革和西风神所生的神马。奥托墨冬还套上追风马佩 达索斯,那是阿喀琉斯从神秘的底比斯城带回来的战利品。阿喀琉斯亲自召 集由弥尔弥杜纳人组成的一支军队,每船出五十人,一共有五十条战船。这 支军队的五位首领是:孟斯提俄斯,这是河神斯佩尔锡俄斯和珀琉斯的美丽 的女儿波吕多拉所生的儿子;赫耳墨斯和波吕墨勒的儿子奥宇多洛斯;迈玛 洛斯的儿子珀珊德洛斯,这是仅次于帕特洛克罗斯的最英勇的战士;最后是 双鬓斑白的福尼克斯和拉厄耳忒斯的儿子阿尔喀墨冬。 他们出发时,阿喀琉斯大声地告诫他们:“弥尔弥杜纳的战士们,你们 不要忘记,你们在过去曾经多次威胁过特洛伊人,你们还责备我不该愤怒, 使你们不能参加战斗。现在,你们渴望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勇敢地战斗吧!” 说完,他走进营房,从母亲忒提斯亲自放在船上的箱子里取出一只精制的酒 杯。箱子里还放着紧身衣、锦被、外衣和其他珍宝。阿喀琉斯的这只酒杯除 他以外无人动用过。此外,阿喀琉斯还用它盛酒,只为宙斯举行灌礼。现在, 他走到门外,浇酒在地,向宙斯举行灌礼,并祈祷宙斯保佑希腊人取得胜利, 让他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平安回来。宙斯听到了他的祈祷,同意了他的第一 个请求,对第二个请求却面有难色地摇了摇了头。但这些表情阿喀琉斯却无 法看到。他回到营房里,收好酒杯,然后出来观看这场血腥的战斗。 帕特洛克罗斯率领弥尔弥杜纳人像蜂群一样涌向战场。特洛伊人看到 他扑了过来,都恐惧得发颤,阵容顿时大乱,因为他们以为阿喀琉斯来了。 帕特洛克罗斯乘着特洛伊人心怀恐惧的时候,抖动着寒光闪闪的长矛,向密 集的敌人掷了过去。珀奥尼亚人皮赖克墨斯被一枪刺穿右肩,踉跄着仰面倒 下。珀奥尼亚人惊叫着四散逃走。帕特洛克罗斯将火扑灭,那条战船只烧毁 了一半。现在特洛伊人惊慌地逃跑,他们被丹内阿人赶进战船间的巷道中。 随后丹内阿人又追了进来,但特洛伊人很快就镇定下来。希腊人只得徒步作 战,双方扭成一团。帕特洛克罗斯用投枪射中阿瑞吕科斯的大腿;墨涅拉俄 斯挥枪刺中托阿斯的胸口;菲洛宇斯的儿子梅革斯杀伤安菲克罗斯的面颊; 涅斯托耳的儿子安提罗科斯刺中阿蒂姆尼俄斯的臀部。 玛里斯看到他的兄弟阿蒂姆尼俄斯被刺死在地上,顿时怒不可遏,直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必发88潘达洛斯,帕特洛克罗斯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