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射箭比赛,奥德修斯和乞丐伊洛斯

- 编辑:必发88 -

射箭比赛,奥德修斯和乞丐伊洛斯

那些求婚人正在大厅里宴饮时,本地一个着名的乞丐走了进来。他一向以食量大着称,虽身材高大,却软弱无力。他原名阿耳奈俄斯,因常常给人传递消息赚取几个小钱,城里的年轻人便借用了神衹的使者伊里斯的名 字,称他为伊洛斯。他听说又来了一个乞丐夺他的地盘,便立即赶到宫殿的大厅里,想把奥德修斯赶走。他说:“老家伙,快滚开!否则我要动武了。” 奥德修斯恼怒地瞟了他一眼说:“你我都是乞丐,都可以在这里乞讨,你别赶我。我也不会赶你。如果你要动武,我虽年老,但照样可以把你打得鼻青脸肿,叫你下次不敢到这里胡闹。” 伊洛斯听了这话,勃然大怒,大声吼道:“你太放肆了!瞧你这副鬼样,我要把你牙齿打落,叫你尝尝我的厉害。我比你年轻,你敢和我决斗吗?” 求婚人听到两个乞丐争吵,都哄然大笑起来。安提诺俄斯说:“朋友们,你们看见那边火炉上烧烤着的血肠吗?我们愿意把这些作为两位高贵的英雄决斗的奖品:胜利者可以尽情享受这些血肠,而且以后也只许他一个人到这大厅来!” 其他的求婚人都赞同这个建议。但奥德修斯装得很可怜的样子,好像自己是个饱尝苦难,毫无气力的老人。他要求婚人保证在决斗中不偏袒伊洛斯。求婚人都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忒勒玛科斯站起来说:“我是主人,如果有人欺侮你,我就找他算帐。”求婚人都点头赞成。于是,奥德修斯束紧衣服,把衣袖向上卷了卷,这时大家才看到他胳膊粗壮,肩膀宽阔,双腿强健,因为雅典娜暗中保护他,使他变得更加高大强壮。求婚人惊讶地交头接耳:“这老人多健壮呀,可怜的伊洛斯这下够受的。”伊洛斯早已吓得发颤,后悔向老人挑战了。安提诺俄斯生气地说:“吹牛的家伙,你怎能在一个软弱无力的老人面前发抖呢?你还算个人吗?我告诉你,如果你被打败,我就把你绑在我的海船上,送往厄庇洛斯的国王厄刻托斯那儿去。他是个以残暴闻名的国王,曾把女儿的双眼戳瞎,人人见了他都感到恐怖。他会把你的鼻子和耳朵割下来去喂狗!” 伊洛斯越发怕得浑身哆嗦,但他们还是把他推到前面。于是,两个乞丐准备搏斗。奥德修斯在考虑是一下子把这个可怜的乞丐打死,还是先轻轻地打他一下,以免引起求婚人的怀疑。他觉得还是后一种办法比较明智。因此,当伊洛斯在他的右肩上打了一拳时,他只是轻轻地朝伊洛斯的耳后击了一掌。尽管打得很轻,可是仍然打断了伊洛斯的骨头,使他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求婚人发出一片欢呼声和鼓掌声。奥德修斯把伊洛斯拖到门外的庭院里,然后把他拉起来靠在墙上,在他的手上塞了一根讨饭棒,嘲笑地说:“你就呆在这里,看守猪狗,别让它们走近!”说着,他走回大厅,仍然坐在门槛上。 奥德修斯获胜,使他赢得了求婚人的尊重。他们笑着朝他走来,对他说:“外乡人,你给我们除掉了这个可恶的家伙,但愿宙斯和其他的神衹保佑你,使你万事如意!”奥德修斯把这话作为一个吉兆接受了。连安提诺俄斯也亲自给他送来一大块羊肚,安菲诺摩斯从篮里取出两块面包送给他,还斟满酒,向胜利者举杯。“祝你幸福,老人,”他说,“愿你从此摆脱一切忧愁和烦恼!” 奥德修斯严肃地看着他的眼睛,回答说:“安菲诺摩斯,我认为你是一个正直的青年,我知道你的父亲是一个有威望的人。请记住我的话:世上最脆弱,最不稳定者莫过于人。当神衹保佑他时,他便会勇往直前;当恶运临近他时,他便会失去勇气,无力承受灾难。这是我从自身的经验中领悟到的。在我年少气盛时,我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情。因此,我奉劝所有的人不要胡作为非,应该敬畏神衹。我认为,求婚人如此蛮横,纠缠别人的妻子,这实在是不明智的。我相信,她的丈夫已近在眼前了。安菲诺摩斯,但愿在他回来之前,神衹引你离开这里。” 奥德修斯说完,接过酒杯,先浇酒于地,然后一饮而尽,把酒杯还给这个年轻人。年轻人沉思着,低下了头。可是,他仍然没有逃脱女神对他的惩罚。

奥德修斯躺在草地上熟睡,这时他的保护女神雅典娜正在着手为他安排。女神赶到舍利亚岛,在岛上淮阿喀亚人建了一座城市。女神走进贤明的国王阿尔喀诺俄斯的宫殿,来到国王的女儿瑙西卡的内室。瑙西卡生得美丽、端庄,如同一个漂亮的女神。她睡在宽敞而又明亮的卧室里,门外有两个侍女看守。雅典娜如清风似的走到姑娘的床前。她变形为姑娘的侍女,出现在姑娘的梦中,对她说:“你这个懒姑娘,你的母亲会笑话你的,你的美丽的衣服还放在橱里没有洗净呢,如果你明天和人订婚了,你怎么办呢?你将没有一件干净的衣服穿。起来,快去洗衣服。我陪你去,帮你一起洗,让你尽快把衣服洗完。”

珀涅罗珀也觉得现在是布置射箭比赛的时候了。她手中拿着一把带有象牙柄的铜钥匙,由女仆们陪着,来到后库房,那是奥德修斯储藏财宝的地方。她看到钉子上挂着一张硬弓和一个箭袋,便伸手把两样东西取了下来。他睹物思人,不禁伤心地流下了眼泪。她让女仆拿着弓和箭袋离开了库房。珀涅罗珀一直走进大厅,要求求婚人安静,然后对他们说:“你们这些求婚人请听着,凡想得到我的人,都必须作好准备,我们将举行一种比赛!这里有我丈夫的一张硬弓,那里依次排着十二把斧头。不管谁,只要能拉弓一箭射过十二把斧头的穿孔,就可娶我为妻,我也将随他同去。” 安提诺俄斯立即说:“各位求婚人,来吧,让我们进行这场比赛吧。当然,拉动这张硬弓,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中间没有一个人像奥德修斯那样健壮。”他一边说,一边却幻想自己拉开弓,一箭穿过了斧孔。 这时,忒勒玛科斯站起来说:“好吧,诸位求婚人,你们将要进行一场在希腊尚无先例的比赛,为了得到全希腊最美丽的妇人。当然我不必再多费口舌称赞我的母亲了。现在张弓射箭吧!我愿意参加比赛。如果我赢了,我的母亲就可以永远留在家里了!”说着,他丢下紫金披风,解下宝剑!在大厅的地上划了一道小沟,把斧子依次插在地上,然后把土培上踩紧。他做完这一切,便拿起硬弓,站在大厅的门槛上,连续拉了三次,但都失败了。他刚想拉第四次,父亲对他使了一下眼色,他只得放下了硬弓。“神衹在上,”他大声喊道,“也许我无力,也许我年轻,所以拉不动弓。现在轮到其他人了,你们比我有力,就来试试吧!” 安提诺俄斯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朋友们,那就开始吧!”第一个站起来的是勒伊俄得斯,他是唯一不满求婚人胡作非为的人,厌恶他们在餐饮时放肆的吵闹。他从容地走近门槛,试着拉,但没有拉开。“还是让别人来试试吧,”他大声说,“我不是合适的人选!”说完,他把弓和箭袋靠在门旁,两只手却累得举不起来了。求婚人一个个地试着拉弓,但都失败了。 最后,只剩下安提诺俄斯和欧律玛科斯两人。

姑娘突然醒来,急忙起了床,走到父母那里。她的母亲正和女仆们坐在炉子前纺织紫线,国王却在门口遇到了女儿。瑙西卡抓住父亲的手,撒娇地说:“亲爱的父亲,叫人给我准备一辆马车吧,让我到河边去洗衣服,我把你和我的兄弟们的衣服都带去洗。”

姑娘羞于说到自己订婚的事,所以只好这么说。她的父亲知道女儿的心事,微笑着说:“去吧,我的孩子,我命仆人为你套车!”瑙西卡从房里取出衣服,放在马车上。母亲把甜酒给她装在皮袋内,又给她送上面包和别的食品。她还给女儿一瓶香膏,让女儿和女仆们沐浴后可以搽抹身体。瑙西卡亲自执缰挥鞭,架着马车来到河边。她们卸下马,让马儿在草地上吃草,然后拿起衣服在专供洗衣的小沟里洗濯。沟里注满了河水。姑娘们将衣服搓洗并捶击干净,在清水里过了一下,然后把衣服一件件晾在被河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河岸上。洗完衣服,她们在清水里沐浴,涂上香膏,愉快地吃着带来的食品。大家在草地上尽情地戏耍,等待衣服在阳光下晒干。

姑娘们快乐地抛着球,享受着美好的时光。瑙西卡一边抛球,一边唱歌,大家跟着她一起唱了起来。这时,瑙西卡向她的女伴掷去一球。隐身在一旁的女神雅典娜把球引向河水的急流中。姑娘们一阵喧闹,把睡在橄榄树下的奥德修斯惊醒了。他欠起身,心想:我在什么地方?我刚才确确实实听到了姑娘们欢乐的笑闹声。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射箭比赛,奥德修斯和乞丐伊洛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