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夜晚到天明,奥德修斯受讥讽

- 编辑:必发88 -

从夜晚到天明,奥德修斯受讥讽

求婚人放肆地欢宴直到黄昏。天渐渐黑了下来,女佣们在厅堂里摆了三个火盆,里面放了松木,点燃后供照明用。奥德修斯看到他们正在煽火,凑过去对她们说:“女佣们,你们应该上楼去陪伴仁慈的王后。大厅里点火照明的事交给我来办吧! 即使求婚人欢宴到天明,我也不会累倒的!” 女佣们相互看了一眼,高声笑了起来。最后,一个漂亮而年轻的女仆梅兰托嘲弄地说:“可怜的乞丐啊,你不去找个地方过夜,却在这里对我们指手划脚,你不该待在这里,这里都是高贵的人。你是喝醉了,还是发疯了?瞧你战胜了伊洛斯高兴的那副样子!你还是小心点,别让一个有力气的人把你打得口吐鲜血,然后被他拖出去。”梅兰托是由珀涅罗珀亲手抚养长大的,如同她的亲生女儿一般,现在却已成了求婚人欧律玛科斯的情妇。 “你这无耻的小母狗,”奥德修斯怒气冲冲地说,“我将把你说的这些话告诉忒勒玛科斯,他将严厉处罚你。”女佣们听了都畏惧地退了下去。奥德修斯坐在火盆边煽火,心里想着报仇的计划。雅典娜鼓动求婚人继续嘲讽他。欧律玛科斯对他的同伴们说:“这个人也许是神衹给我们送来照明的火炬。你们瞧他的头顶光秃秃的,连一根头发也没有,不是像火炬一样明亮吗?”他的话引起了哄堂大笑。他又转过身对奥德修斯说:“听着,伙计!给我当仆人怎么样?这样的话你就不会挨饿了。 “可是,我觉得你好像宁愿行乞也不愿干活。” “欧律玛科斯,”奥德修斯以坚定的声音回答说,“但愿现在是春天,我可以和你下地,比赛割草。那样就能看出谁更能吃苦耐劳了!也许你更愿在战争中和我比试比试,看看我是怎样一个人。那样你就不敢再嘲笑我了。你以为你是高大而强壮的人,这是因为你还没有碰到强手的缘故。等着吧,如果奥德修斯真的回来了,你会尝到厉害的。” 欧律玛科斯勃然大怒。“混蛋,”他大声叫道,“我现在就叫你尝尝我的厉害。”说着,他抓起一张矮凳朝奥德修斯掷了过去。奥德修斯弯腰躲过,结果矮凳从他的头顶飞过,砸在后面端酒侍者的手上,酒壶丁当一声掉在地上。 求婚人都责骂这个外乡人破坏了他们的欢乐情绪。最后,忒勒玛科斯有礼却又坚定地要求他们回去休息。这对安菲诺摩斯站起来说:“忒勒玛科斯说得有理。朋友们,让我们斟满金杯,举行灌礼,然后各自回去就寝。”

王后向外乡人道了晚安,便离开了。奥德修斯在女仆欧律克勒阿给他铺的床褥上躺下。 她用厚厚的羊皮铺在生牛皮上,又在奥德修斯躺下后在他身上盖了一件长袍作被子。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轻浮的女仆们跟求婚人在嬉闹,还不时从他的床前走过。奥德修斯强忍住怒火,自我安慰说:“我的心啊,忍着吧,你已经忍住许多苦难了!”可是他仍然不能入睡,因为他在考虑复仇的计划,他担心他们人多势众,制服不了他们。 这时,雅典娜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来到他的床前,俯下身子,对他说:“你为什么这样沮丧而怯懦呢?一个人可以依赖一个人间的朋友,何况我是一个女神呢。我曾经答应过保护你,现在即使有天大的危险和艰难,我也会一如既往地保护你。你可以放心地睡了。”说着,她轻轻地触了一下奥德修斯的眼皮,使他安静地睡着了。 清晨,宫殿里又喧闹起来。女仆们过来生了火。忒勒玛科斯穿好衣服,赶赴市场召集国民大会。一群家犬跟在他的身后,欧律克勒阿吩咐女仆们准备献祭和宴会。求婚人带来的男仆在院子里赶劈木柴。牧猪人送来了肥猪,并向他招待过的老朋友亲切问好。牧羊人墨兰透斯也送来了肥羊,将它们拴在圆柱上。他经过奥德修斯的面前时,嘲弄地说:“老乞丐,你还赖着没有走?我想,你大概要尝到我的拳头才走吧!”奥德修斯只是摇摇头,一声未吭。名言网:www.mrmy.org 现在,一个诚实的人走进宫殿,他就是牧牛人菲罗提俄斯。他为求人送来一头牛和几只肥山羊。见了牧猪人,便问他:“欧迈俄斯,那个外乡人是谁啊?他很像我们的国王奥德修斯。”说完,他又朝奥德修斯走去,向他问候,说:“外乡人,你好像很不幸,但愿你将来会幸福!我刚看到你,就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因为你使我想起了奥德修斯,他现在也许衣衫褴褛,在各地流浪,像个乞丐一样。我在年轻时就为他放牛。可是,现在虽然牛羊成群,我却不得不把肥牛一头头地送给求婚人享用。我希望奥德修斯有一天会回来,收拾这些无赖。不然的话,我也许早就离开伊塔刻到别处去了。” “牧牛人,”奥德修斯说,“看来你不是一个卑贱的人。我敢指着宙斯发誓,奥德修斯今天就会回来。你将亲眼看到他是怎样惩罚这些求婚人的!” “但愿宙斯保佑,使你的话能实现。”牧牛人说,“到时候,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

忒勒玛科斯随即站起来,喊道:“克忒西波斯,幸亏你没有扔中这个外乡人,否则,我的长矛将戳穿你的胸膛。那时你父亲为你举办的就不是婚礼,而是葬礼了。我在这里警告你们,不要在我的家里干这种勾当!”求婚人听了都默默无言。最后,阿革拉俄斯站起来说:“忒勒玛科斯说得对!但他和他的母亲也应该理智一点。如果奥德修斯还有回来的希望,那么让我们这些求婚人等下去,还能让人理解。可是现在已经毫无疑问,他是永远回不来了。 忒勒玛科斯,请你劝你的母亲,从我们中间挑选一位最高贵的人作她的丈夫,这样,你也可以继承父亲的遗产了!” 忒勒玛科斯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我指着宙斯起誓,我也不想把这件事拖延下去。我早就劝母亲选定一位求婚人。可是,她不愿意这样做,我当然不能把她从宫里赶走。”求婚人听了这话大笑起来,帕拉斯;雅典娜正在使他们头脑发昏,他们傻笑着,扮着鬼脸,把半生不熟、鲜血淋漓的肥肉往嘴里塞。突然,他们的眼中充满了眼泪,顿时他们由欢乐转为悲哀。预 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看到这情景,惊讶地说:“你们怎么啦?你们都昏昏沉沉,眼里充满泪水,口中吐着哀声!我看到墙上沾满了鲜血!大厅和前院里游荡着地府的幽灵,天上的太阳熄灭了它的光辉!”他这样说着,但求婚人却疯狂地嘲笑他。 欧律玛科斯对他们说:“这个预言家待在我们这儿时间还不长,他不过是个傻瓜。如果他在这儿看不到光明,那就让仆人们把他赶出去吧。” “用不着仆人们赶,欧律玛科斯,”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说,“我自己离开这里。我的神智是清楚的,我已预见你们将遭到不幸和灾难,而且没有一个人能逃脱厄运。”说着,他就急速地离开了宫殿,到他先前的主人庇埃俄斯那儿去了。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从夜晚到天明,奥德修斯受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