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大学灵异事件之辫子姑娘鬼魂传闻,半夜的

我最近开始睡不着了。

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国的西北部有一个叫做宽城的地方。宽城里有一个王爷,为人十分贪婪,最爱搜刮民脂民膏,聚敛财富。结果,弄得境内百姓怨声载道,都希望这个贪婪的王爷快点死掉。然而,祸害活千年,这个王爷反而越活越年轻。

香港有很多著名的灵异事件,比如最著名的甚至被香港政府默认的香港茶餐厅灵异事件,以及广九铁路广告闹鬼事件,还有比较恐怖的香港大学灵异事件,辫子姑娘是流传在香港地区的一个传说,相传起源于上个世纪70年代,当时的大陆正值文化大革命,很多人千方百计的想偷渡来香港,而香港政府不允许非法偷渡,发现了会遣返,所以一些人便选择匿藏于火车内偷渡,然后到达香港后还没等火车停下来便选择一处地点跳车逃走。

半夜的时候,我总是从窗口看见一个身穿花裙的姐姐在对面路上来回走,时有夜风吹在她身上,薄裙轻轻飘着,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使。

原来,这个王爷亦好秦皇汉武之道,希望得到长生不老之药,以享无尽之荣华富贵。他为寻得长生之药,不仅四处派人搜索,而且还养了数百的江湖术士为其炼丹。每天,王爷都要吃一些术士们所炼的金丹。

相传辫子姑娘的也是这批偷渡客之一,她在香港中文大学附近的铁路段时选择跳车,但很不幸的是由于辫子太长了,直接被列车勾住了,巨大的拉力使得她当场被扯开头皮和脸皮惨死,在这之后,附近的中文大学就盛传闹鬼。

她总是在晚上出现,总是一个人来回在路上走着,秀美的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忧伤。

然而随着岁月的交替,王爷的体力急转直下。他心里也知道命不久矣,可叹自己膝下并无子女,又舍不得万贯家财。于是,他为自己选了一个秘密的墓地,并请能工巧匠将墓室设计了一番,之后又将所有值钱的珠宝都藏到了那里。

关于辫子姑娘事件,有多次的目击者,据说中文大学某男生在校园散步时,偶遇一位梳着麻花辫的姑娘在哭,便觉得纳闷,问她为什么哭,被告知没有人愿意和她说话,男生边说你把头转过来我和你说话,姑娘却说你看到我的样子会害怕的,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生自恃胆大,遂拍着胸脯保证不怕让其转过来,但当姑娘转过脸来,却发现脸上竟然也是一条麻花辫。

我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也懂得欣赏异性了。

当然,那些建造墓室的工人,能工巧匠及搬运珠宝的人,都被王爷派人给杀了。后来,这些杀人的人也都突然失踪了。至此,世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就该只有王爷一个人了吧非也,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还有王爷的两个心腹家丁:马二,丁三。

2010年,香港也有辫子姑娘女鬼目击事件,多名路人发现后吓得疯狂逃跑,更有甚者被吓到感觉身体不适,语无伦次,送进医院多日才好些。事后有一些风水大师分析了现场的照片确定是辫子姑娘的鬼魂。

如此美丽的一个女人,总在晚上出现在自家对面的路上──我实在是无法抑制窥视她的欲望。

这一天,王爷终于撑不下去了。他将马二,丁三叫到床前,对他们低声吩咐了一阵。两个人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看上去两人都有抑制不住的喜悦。王爷看到二人如此高兴,他也笑了,而且比二人更开心。一个人含笑而亡毕竟要比痛苦而亡好多了。

现在流传辫子姑娘就在中文大学附近徘徊,路过的人千万小心,因为其可能在找替身。975.html

已经是第三次了,她已经是第三次出现在我的窗外,第三次孤单的在路上来回走着,这么漂亮的姐姐,为什么身边没有人陪?

马二,丁三偷偷地将王爷的尸体抬出王府,拐弯抹角地转了半天,黄昏时才到达墓地。二人将王爷的尸体仍到一旁,一起去开墓门。马二碰了碰丁三,小声问道:你想拿什么东西?丁三皮笑肉不笑地道:马兄,小弟最想要那颗闹龙珠。马兄不会与小弟想到一块儿去了吧?

我住的这栋楼只有三层,我家在顶层,对面是一栋二十几层的豪华酒店式公寓,爸爸在里面作保安,我有时会溜进去玩。

哪里,哪里,小兄只想要宝库中的龙凤披。马二嘴里这么说,心里却道:好小子,全府上下谁不知道你最想要王爷天天不离左右的那块紫龙玉佩了。它是我的,你甭想跟我抢。这时,墓门已被二人打开。两人相视一笑,转身抬了王爷的尸体走了进来。刚一进来,二人又不约而同地将尸体放下,反身将墓门关了。

自己是在这栋只有三层的旧楼里出生的,对附近的邻居都已熟悉到不能再熟,可以肯定,这个半夜在楼下来回走的姐姐不会是和我同住一栋楼的邻居。

墓室里黑洞洞的,却是异常干燥,没有通常洞穴中的那种潮湿感。二人对洞中的情况都很了解,顺利地来到了墓室中心,谨慎地将王爷的尸体放进了石棺内。棺盖还未盖上,斜放在石棺的一边。丁三便一推马二,道:走,我们去拿宝贝。

那她为什么总是在我对面来回走呢?是在等什么人吗?

棺盖还未盖上呢?

经过几十天的观察,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对面的酒店里第十七层最左面的房间亮着灯,楼下的姐姐就会出现。

你不去,我可先去了,剩下什么你可别愿我。

哦,我明白了,也许楼下的姐姐是在等那个房间的人。

马二一听,有些着急,一边说着这就来,这就来,一边快步向墓室北面走了过去,并超过了丁三。说时迟,那时快。丁三看到马二到了自己前面,快速的从自己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朝着马二的后心便刺了下去。等到马二反应过来已是太晚了。他转过身狠很地盯着丁三,好象要用目光将马二杀掉似的,两只手刚到半空,便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软了下来,随后身体也倒了下去。丁三拔起匕首,怕马二死的不干净,又补了几刀,嘴里还说道:马二哥,你可别愿我。这叫‘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但我始终没见到她等的人出来接他。

我若不杀你,我就可能被你所杀。这只能怪你脑子不灵光。说完,丁三用马二的衣服擦了擦手上的血迹,转身来到石棺旁,伸手从尸体的腰间扯下紫龙玉佩揣在怀里。而后便来到北面的墙壁前,探出两只手在墙上摸索着,想找到开门的机关。然而,正在他摸索时,忽然觉得后心一阵发凉,继而是巨痛。他意识到是一柄匕首,心想:难道是马二复活了。他借着最后的一点力气转身一看,赫然是王爷。

这天我又溜进酒店里去玩,电梯里没人,我就跑进了电梯。

刹那间,他明白了一切。只见王爷对他笑着说:你可以走了,只有你们先走了,我才可以放心的走后来的话,丁三永远也听不到了。王爷看了看地上的两具尸体满意的笑了,心想:这颗丹药还真管用,可惜不能让我永生。王爷从丁三怀中掏出紫龙玉佩揣在自己怀中,蹒跚地走到石棺前,刚想躺进去,突然想起了什么。

先坐到顶层,然后再闭着眼睛随便按一堆楼层的按钮,每次停下来的时候我再睁开眼睛。

于是,他咬破自己的食指,在棺盖上写下了如下几句话:三尺禁地,万物莫入。如违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横空,吾复重生。写完,他已是油尽灯枯,一头栽进了石棺内。刚才进来的是三个活人,而今却只有三具尸体。

二十五层停了一次 二十一层停了一次,十八层停了一次

可叹两个仆人追随主人一生,最后还是被主人所害,怪只怪其贪心过重,主人无德。墓室里静悄悄的,两具尸体的伤口处仍在淌血,而棺盖上的血红大字清晰无比,鲜艳欲滴,好似在警告着什么。

到十八层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一个愤怒的声音:臭小子,你快给我出来,告诉你多少次不要去玩电梯了!

日月如梭,转眼已过了一千年,到了民国初期。一支由我国早期的五位考古学家组成的探险队来到了昔日的宽城。因为他们从史书上了解到在宽城曾有过一位王爷贪婪无比,然而却死的不声不响,似乎从这个世界上一下子就消失了。史书上的记载仅此而已。那么这个王爷及其富可敌国的财宝都到那里去了呢?这成了一个千古疑案。他们来到这里,一是为了揭露这个谜底,二是为了寻得宝藏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尽一些力。

糟了!爸爸在电梯的监控录像里看到我了!

昔日的宽城如今只剩下一些瓦砾。昔日王爷认为秘密的墓地,经过千年的风吹雨打已不复从前那么隐秘了。五位考古学家凭借自己丰富的经验很快便找到了墓穴的入口。五人兴奋异常,一起将墓门打开。

如果现在就下去,绝会被他拉进保安室踢上两脚,我可不想这样。

里面一片漆黑,他们只能借着火把的光亮摸索着前进。吴铎在前头举着火把开路,之后依次是赵启、范斌、莫向文,他们手里都拿着铁锨及其它一些专门工具。

于是我在十八层走出了电梯。

刘宇举着火把殿后。他借着火光细细地打量了一下通道两旁,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只见两旁都刻着许多恶鬼,一个个张牙舞爪摆着各种造型:有的手里拿着一条人腿,正想往嘴里送;有的则捧着一颗人头吃得津津有味;还有的怒视着来人,似乎随时都会跳下来。突然,刘宇听到前面一声惨叫,并感到周围变暗了许多。原来,在吴铎的脚下突然弹出一片尖刀,而他则因痛不由向前一倒,结果来了个万刃穿身。紧随其后的赵启吓得都呆住了,心想:如果自己多走几步,就会和吴铎一个下场。

1804、1805、1807我在一个个的数着房间号。

四人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由赵启开路,从尖刀丛的旁边绕过继续前进。这次,四人都谨慎多了。因此,他们不少次都从死亡的边缘逃出来。最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墓室中心。此时,每个人都已是伤痕累累了。

这又是我一项独创的游戏:闭着眼睛在走廊里走,然后突然睁开眼,看是否猜对了房间号。

墓室里的情形顿时令四人大吃一惊。只见两具尸体倒在石棺的两边,相距有五,六米远。从两具尸体上流出来的血在石棺的一头交叉,之后各自沿石棺的一边流过,最后在石棺的另一边汇合,将石棺围在了中央。四人隐约还闻到了一丝血腥味,不禁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们商议了一会儿,便分头工作了起来。

这一层数完了,我就走到十七楼。

赵启、范斌和莫向文三人分向墓室的其余三面搜索有无别的通道。刘宇则走向石棺检查尸体的情况。尸体并非是仰卧的,而是俯卧,面部朝下。刘宇小心翼翼地轻轻一翻尸体,打算将尸体翻过来,但尸体温丝未动,却感到双手触摸的地方似有弹性。刘宇并没在意,而是再次用力一翻。尸体终于被翻转过来。刘宇的眼光一落到尸体的面部不禁啊的一声惊叫。

1706、1708,我依旧猜的很准,因为我猜过太多次了,每个房间的位置都再熟悉不过。

另外三人闻声马上赶了过来,询问刘宇怎么回事。刘宇一指棺内尸体的面部,其余三人将目光落在尸体的面部不由都是一惊,看上去这个死者穿得很尊贵,无疑是他们所要寻找的王爷,奇怪的是死者好象刚死不久。他们将棺内尸体与棺外的两具尸体细细研究了一番,确认他们确实是千年前的死人。至于为什么历经千年而尸体不腐,四人百思不得其解。

突然听到一阵笑声,我吓了一跳。

刘宇等四人又歇息了一会儿,稳定了一下情绪,便又各自工作了。刘宇将死者的身体细细的搜索了一遍,发现了一块紫龙玉佩和一颗大珍珠等一些宝物。正在他想进一步搜索石棺旁的两具尸体时。一声惨叫传了过来,还没过一秒钟就又听到一声惨叫。原来,搜索北面墙壁的赵启被墙中伸出的一杆枪刺了个透膛。而搜索东面墙壁的莫向文在听到赵启的惨叫一怔之际。

原来是一对男女从1717号房间里走了出来,男人的手搂在女人的腰间,两人亲密地有说有笑。

被从前面伸出的一柄剑削断了半条胳臂,鲜血顿时泉涌而出。范斌马上奔向赵启,而刘宇则跑向莫向文将他扶到了棺旁,在棺盖边坐下,此时鲜血已沾满了莫向文的半边身体。一些流到了棺盖上。刘宇马上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大块布,为莫向文包扎。这时范斌低着头黯然的走了过来。

在他们经过我身边时,我觉得那个男人有些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是谁。

刘宇马上知道了生了什么事。突然,范斌两眼发直,指着棺盖叫道:你们看,那是什么?刘宇顺着范斌的指向看去。只见棺盖上有几个血红大字:三尺禁地,万物莫入。如违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横空,吾复重生。血字在火光的照射下红得更加鲜艳,好像在警告来人。我看到鬼了。我看到鬼了范斌不停的大叫着,继而是狂笑,并以手捶胸,向洞口跑去。

1703,1701

不一会儿,刘宇听到了一声惨叫,之后便归于寂静。刘宇从心里起了阵阵惧意。他也无意寻宝了,背起已经昏迷的莫向文,一手拿着火把摸索着走出墓穴。刘宇先将莫向文放在一棵树边,自己回身将墓门关上,心想这里面肯定还有很多秘密未被探索。说不定什么时候我还会来的。

1616,1623我继续着自己的游戏。

莫向文已不能参加考古工作了,只好在家养伤。医生说,伤势并不严重,只要静养三五个月就能痊愈。然而,莫向文的伤口却并不见好转,他整天都是愁眉苦脸的。一天,刘宇又来看望莫向文。莫向文拉住刘宇低声说:看来我这伤是好不了了,我总觉得咱们那次去探索的那古墓有些古怪,是不是里面有鬼或者是什么邪物?刘宇想起范斌发现那些咒语时,莫向文已昏了过去。

就这样,我在大楼里瞎逛到晚上,直到肚子饿了才回家。

一想起那些咒语刘宇就有一些后怕,忙对莫向文说:临走时,我们在棺盖上发现了这几句:三尺禁地,万物莫入,如违此言,神鬼共怒,巨石横空,吾复重生。‘你说是不是这些咒语在作怪。

家里没人,饭菜已经摆在桌上了。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香港大学灵异事件之辫子姑娘鬼魂传闻,半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