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生命的雕像,忧伤的七弦琴

- 编辑:必发88 -

有生命的雕像,忧伤的七弦琴

最初,音乐家们都是神。雅典娜并不是个中好手,虽然她发明了笛子,但她却从未吹奏过。汉密斯创造七弦琴,把它送给阿波罗,当阿波罗弹奏它时,声音悠扬悦耳,使得奥林匹斯山诸神入迷,而将身边诸事抛之九霄云外。汉密斯同时也为自己制造牧羊笛,用它奏出销魂醉人的乐声。牧羊神盘恩制造芦笛,奏出悦耳的乐声,有如黄莺初啼。妙西丝女神虽无特殊的乐器但她的歌喉却超群绝伦。

西克斯是色塞利城的国王,他是鲁雪佛神的儿子,鲁雪佛就是黎明之星,西克斯的脸上禀赋着他父亲的所有光辉。他的妻子阿尔莎奥妮的出身也很不凡,她是风神亚奥勒斯的女儿。这对夫妻恩爱非常,经常厮守在一起而不愿分离。但是,终于有一天,他决定必须离开她,渡海远行。接连几次事件发生,使他感到不安,他想前往神殿———人类困难的庇护所———去请教。当阿尔莎奥妮知道丈夫的计划时,她忧急万分,泣不成声地劝丈夫不要去冒险,她知道鲜为人知的海上飓风的威力。从小她就在父亲的宫殿中看到他们的暴风雨,以及他们召唤来的乌云和红色的闪光。我曾看过许多次, 她说:被打成稀烂的船舶碎片。啊!请你不要走!如果我不能说服你,至少请你带我一块走,我能够忍受我们所遭遇的一切。

在塞浦路斯岛上,有位天才雕刻家,名叫匹马利安。他生平对于女人深恶痛绝。

后来,陆续出现许多凡人,他们在艺术上的造诣,超然卓绝,足以和善解音律的神们相抗庭。在这些凡人之中,最杰出的当属奥菲尔斯。由母亲的血统而言,他并不是个凡人,他是女神妙西丝和色雷斯王子所生的儿子。母亲赋予他音乐的资禀,他成长的色雷斯城又增益他这方面的造诣。希腊音乐家中,大部分是色雷斯人。除了神外,奥菲尔斯是举世无匹的。当他和着琴声歌唱时,他的力量是漫无限制的,没有任何东西能抗拒他。

西克斯深受感动,他对妻子的爱,并不亚于妻子对他的爱。但是他意志坚定,他认为他必须要由神殿得到解答,而不愿让妻子陪他在旅程中冒险。她不得不屈服,听任丈夫独自出航。当她怀着沉痛的心情和他告别时,好像已经预见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她伫立在海岸上,凝视着船只,直到消逝为止。

憎恶大自然给予女人过多的缺点。

在色雷斯山的深林里,

当天夜里,海上狂风骤起,浪头高耸如山,大雨倾泻而下,整个天空像要塌下海中,而大海像要掷入空中。船上人员无不恐惧战栗而惊惶失色,只有西克斯安定如常,他心里只想着阿尔莎奥妮,想到爱妻没有同来,能平安躲在家里,心里感到无比的欣慰。

他决定永远不结婚,专心一意献身于艺术。然而,他所要努力完成的艺术作品,足以表现他全部才华的心血结晶,却是个女人的雕像。这也许是因为他虽然能在生活上摒弃女人,但在心理上却不能把女人完全忘怀。或者,他想塑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女人,借以向男人暴露他们所必须忍受的女人的缺点。

奥菲尔斯伴着七弦琴而歌吟,

当船沉下去,海水淹没他时,他嘴里还呼唤着爱妻的名字。

不管他目的何在,他孜孜不倦地工作,创造了一座异常精美的艺术人像。这座人像实在已够可爱,然而他总是不能满足,他继续加以修改,他那巧夺天工的手艺使这座人像一天比一天美丽。自古以来所有的女人和所有的雕像都望尘莫及。后来,当雕像已致完美的境界,美得无法再增加时,它的创造者匹马利安承受了一个奇异的命运———他深深地、热烈地爱上了他所创造的东西。这里必须加以说明的是:那雕像看起来并不像是雕像,没有人认为那是象牙或石头做的,而是温暖的血肉之躯,只不过暂时停止了活动而已。这就是这位睥睨一切的年轻人超凡力量之所在,也正是他独步的艺术造诣,以及至高无上的艺术成就。

众木为之变色,

阿尔莎奥妮在家里计数着日子,她辛勤地工作着,要赶在他回家前,为他缝制一件衣服,同时也为自己备好一件,好让他第一眼瞧着自己时,自己能更漂亮可爱。每天她不断地向神祷告,保佑丈夫平安,尤其更虔诚地向天后朱诺祈求。天后对于为早已去世者祈祷的人格外怜悯。她命令女神爱丽丝前往睡神山诺斯家中,求他托梦给阿尔莎奥妮,告诉她关于西克斯的遭遇。

但从此以后,他所蔑视的女性可以向他报复了。从来没有一个对有生命的少女失恋的爱人,会像匹马利安那样痛苦。他吻着那两片诱人的嘴唇———两片嘴唇却不能给他回吻;他抚摸她的手和脸———但她却毫无反应;他将她抱在怀里———但她仍然是一个冷冰冰的形体。有时候,他假装像小孩似的,把这形象当作心爱的玩具,给她试穿漂亮的衣裳,不断地为她换上各种颜色地衣服,尝试着欣赏它们的效果,假想她穿了会喜欢。他还把小鸟、鲜花和费逊姐妹琥珀色晶莹的眼泪之类,凡是一般少女喜欢的东西送给她,然后梦想对方是如何热情地感激他。夜晚,他把她放在柔暖的床上,像女孩子逗洋娃娃似的逗她睡觉。但是,匹马利安究竟不是小孩,他不能老是骗自己,终于他放弃了。他所钟爱的,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他痛苦而绝望极了。 他的单恋终于瞒不过掌管恋爱的女神,维纳斯对于这种新奇怪异的恋爱感到兴趣,她决意要助这位与众不同的青年恋人一臂之力。 维纳斯的节日,在塞浦路斯当然是特别受尊崇的,塞浦路斯是女神海泡诞生后,最早接受她的岛屿。无数的双角涂成金色的小母牛供奉着她,香火袅绕,由许多维纳斯的祭坛弥漫全岛。所有的失恋者莫不带着供品,来向她祈求,希望能使他们的爱人心回意转。匹马利安当然也去了,他只敢祈求爱神让他找到一位像那雕像一样的少女。但维纳斯知道他心中真正的愿望是什么,为了表示接受他的祈求,祭坛上的火焰就在他面前连跳了三次,在空中发出灿烂的光辉。

旷野中的百兽为之动容。

睡神住在希姆利安的黑城附近,一处阳光无法照到,万物都隐在幽暗中的阴森山谷里。那里听不见鸡鸣,也听不到狗吠;没有树枝在风中颤动,也没有口舌扰嚷打破沉寂。惟一的声音来自于忘忧河里的淙淙流水,柔和的流水声引人入睡。门前的罂粟和其它令人昏然欲睡的香草盛放着。睡神躺在柔软舒适的黑色床上。爱丽丝披着七彩外衣而来,弯曲的彩虹斜曳过苍穹,她绚烂的外衣使漆黑的屋子大放光明,但是,却无法使睡神睁开沉重的眼皮,以知道有什么事需要他去做。当爱丽丝确定他已醒来,便立即将工作交待他,然后迅速地离去,以免自己永远沉沦于梦境中。

匹马利安看到这个吉兆,就满怀希望,回家去找他的爱人,找他所创造和倾慕的雕像。那雕像矗立在台座上,风姿绰约、栩栩如生。他上前拥抱,立刻大惊缩回。是自惑?或是她真的因他的抚摸而感到温暖?他给两片芳唇一个长长的热吻,他感到它们在他的唇下逐渐软化。他抚摸她的手臂、肩膀,都失去生硬的感觉。就宛如看着腊在阳光下变软。他握住对方的手腕,血液在搏 动着。维纳斯!他想:是女神的杰作!他说不出的感激和快乐地将他的爱人紧紧抱住,他的爱人正向他娇羞答答地微笑着。

他的歌声不但能感动生物,甚至连无生物都为之振作。山石因他而滚动,河流也为之而改道。

老睡神喊醒他那个善于化身成各种人的儿子摩菲尔斯,把天后朱诺的命令,交给儿子去办。摩菲尔斯悄然地振翼起身,飞过黑暗,很快地伫立在阿尔莎奥妮的床边。他已摇身变成西克斯的容貌以及他灭顶时的形状,赤着身子,湿淋淋地出现在她床头。可怜的妻子, 他说:瞧吧!你的丈夫在这里,你还认得我吗?是否我的面貌已变成死色?阿尔莎奥妮!我已死了,当海水吞噬我时,我仍然呼唤着你,我已经没有生望了,为我而哭泣吧!不要让我毫无泪水地进入阴界。 沉睡中的阿尔莎妮痛苦地呻吟着,伸出手臂想抓住他。她大声哭喊:等等我,我要和你一块走。她被自己的哭喊惊醒,觉悟丈夫确实已死,刚才并不是做梦,而是亡夫的形象。就在那时,我见到他, 她自言自语地说:他的形状多么可怜。他死了,我要立即随他去。他的尸首正随波逐流,我能独自留在这里吗?我不能离开你,亲爱的丈夫!我也不想活了。

在他们结婚典礼时,维纳斯玉驾光临,使婚礼增光不少。至于以后的发展,除了匹马利安为她取名葛拉蒂亚,以及他们的儿子佩福斯,将维纳斯喜爱的城市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外,其余的我们便不得而知了。

在他乖违命运的婚姻发生前,对他生活的记载相当少。他不幸的婚姻,反而较他在音乐上的造诣更为有名。他曾参加著名的探险队,证明他是最有用的船员。他和杰逊一起参与阿果号的航行。当船上的英雄们感到身疲力竭时,或是遇到难于划浆的情况,他便奏起七弦琴;优美的旋律,往往使他们精神振作,迈力划浆,冲风破浪而行。当船上发生争端,他便奏出柔和舒缓的曲调,于是连最贲张的怒火都瞬间平息,不愉快的气氛,被忘得一干二净。他也曾从女妖赛伦的手中,挽回众英雄的性命。当他们听到远方海上传来动人心弦的歌声,他们抛开所有的思想,一心一意想去倾听,船的方向对准赛伦所坐的岸上驶去。奥菲尔斯适时取出七弦琴,奏出清越响亮的曲调,掩盖了那迷人而致命的歌声。船驶回它的航线,风将它带离险境。假如奥菲尔斯不在船上,阿果号的船员,也将葬身于赛伦妖岛上了。

天色一亮,她就来到海岸上,站在当初目送丈夫帆影远去的地点。就在她向大海凝视的当时,突然发现远处有样飘浮的东西,正是涨潮的时候,那东西愈飘愈近,她终于看出是具尸体。她带着怜悯和恐惧的心情,注视着缓缓飘来的浮尸。最后,尸体飘到她所站的岸下,几乎就在她身旁。正是她丈夫西克斯。她立刻跃身下海,高呼着: 亲爱的丈夫! ———然后,哦!太奇怪了,她没有沉入波浪之中,反而在水面上飞翔起来。她身上长了翅膀,全身覆满了羽毛,变成一只鸟。神们是仁慈的,他们同样地对待西克斯。当她飞向尸体去的时候,尸体已经不见,他变成一只跟她类似的鸟,和她比翼而飞。他们的爱情是始终不变的,从此以来,人们常见到他俩在海面上比翼双飞,嬉逐翱翔。

他在哪里邂逅尤莉狄西,以及他如何向他心爱的少女求婚,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很显然的,没有任何他所钟情的少女,能够抗拒他歌声的魅力。他们结了婚,但是他们夫妻的恩爱生活非常短促。婚礼行完之后不久,新娘子正和新郎在草地散步时,一条毒蛇咬了她,然后她就这样撒手西归了。奥菲尔斯悲痛欲绝,他无法忍受丧妻之恸。他决心冒险赴冥府,企图带回尤莉狄西。他告诉自己:

每年年终前,海上总有七天风平浪静,没有风激起波涛。那正是阿尔莎奥妮在海上的巢中孵蛋的日子。直到她孵出小鸟,这静谧才被打破。每年冬天,当这段完全宁静的日子来临时,人们便以她的名字阿尔莎奥妮命名,或更通俗地称为 海的息恩日。

以我的歌声,

这时,安祥的鸟儿便在静止地海浪上孵蛋。

我要感化蒂美特的女儿,

我要讨好死亡的主宰者,

以我优美的旋律,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有生命的雕像,忧伤的七弦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