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在天堂遇见你,超吓人短篇鬼故事之太平间

太平间里的镜子 有一所医学院,为了教育出有素质的学生。规定每一学期的期末考试是让一个学生单独在太平间里呆上一个晚上。虽然这种考试看上去不太人道,可是校方却一直坚持了下来。 这一回,轮到了一向自称胆子很大的阿美了,阿美在学校里一向以胆大包天自居。她早就说过不把这种考试当回事了,可是,当校方宣布今天轮到她时,她还是惊出了一头冷汗。必竟是一个人独自在漆黑的太平间一个晚上啊。还不准点灯 晚上,阿美被带到了太平间里,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屋子里一下子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阿美缩在了屋子的一角,当她想到四周全部都是死人时,她的头皮顿时一阵阵发麻过了一会儿,月光照了进来,借着月光,阿美发现太平间的墙上居然有一面镜子。于是,她便对着镜子开始唱起歌来。她一直唱啊唱啊,直唱到了天亮 第二天,肿着嗓子的阿美被带了出来,她得意洋洋地对大家说没什么也不起的,对自己来说只是一件小事罢了。大家都很佩服她,这时,有一个同学问她嗓子怎么肿了?她说自己在太平间里对着镜子唱了一夜的歌,今天早上才不唱的。这时,大家的脸色变了,阿美还不解其意停了半天,有一个同学脸色惨白地告诉她___ 太平间里根本没有镜子啊!!!! 地狱铃声 某一个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正准备下班回家。护士小月急匆匆地跑进我的办公室,说是刚才有人送来一位突发脑溢血的老人,需要马上手术。我二话没说换好衣服来到手术室,一切准备就绪。其实,那位老人送到医院时,就已经不行了,我们尽了最大努力,可是还是没能保住老人的生命,在第二天凌晨一点一时的时候,老人安详地走了。 我垂头丧气地从手术室中走了出来,因为医院有规定,尸体不可以在医院放太久,病人一旦死亡,就要立刻送到太平间。于是我们为老人洗净了身体,穿好衣服,用洁白的被单盖住了他,安排好其他人都走后。我开始想怎么处置老人的尸体了,虽然人们都说搞医学的人胆儿特大,但我是个例外,在这深秋的夜晚,让我把一具尸体送到太平间里,这是我连想都不也想的事。可是我又没有办法啊,医院就是这么规定的啊! 怎么办呢?叫上一个人吧,叫谁好呢?对了,叫上大李,让他和我一起去吧,这样我就不太害怕了呢。他和我是好朋友,在医院管后勤,于是我到办公室把他叫来了。他很痛快地就答应了,不一会儿,他就来了。"王医生,什么事儿啊?"于是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讲了一回,他笑了:"小事一桩,没问题。"我当时真不知说什么好,仿佛抓住了一要救命的稻草,然后我们一起把老人推了出来。一路上,我们什么也没有说,直到出了住院部,一股凉风吹了过来。必竟是深秋了,一股风吹得我不禁缩了缩脖子,后背的汗毛开始一根根立了起来 到了太平间的门口,我打开了门,探头望去,里面冷气逼人。而且黑洞洞的,我朝大李使了眼色,于是我们七手八脚把老人径直抬到了里面,又把老人抬下了床,大李很有劲,用胳膊一夹,我顺势一推,老人的手便在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弧线我心里不知为什么"咯噔"的一下,急忙松开了手"行了,行了。大李,走吧。""等一下,他的手压在身体底下了。"大李说,"行了,反正也死了,快走吧。"我潢头冒着冷汗,恨不得马上离开。当我拉着大李离开时,回头一锁,那种感觉就像是锁住了地狱之门一样。 和大李分别后,我回到了办公室一看,已经快三点了。于是我准备在办公室呆到天亮吧,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我习惯地拿起听筒,里面开始没有声音,然后是一阵沙沙的声音紧接着我听到了一个苍老而无力的声音:"王医生,手压住了疼啊!"我的头顿时像是响了一声炸雷,难道,老人活了??不可能,不可能!!!我急忙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我努力让自己静下来,可是没有办法,那个老人的手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的影像在我脑中,挥之不去。不断地出现,画了一个又一个我潢脸不停地流着冷汗,心里盼望着天快点亮吧这时,电话又响了。铃声是那么尖锐我的心仿佛被剪在了两半,过了好久,电话还是响着。我颤抖着接过电话 又是苍老又无力地声音:"手压住了帮帮我"我再也受不了了,一下子晕了过去 一道刺眼的阳光照射在我的脸上,我想起身,可是全身却传来一阵阵刺痛这是哪里?我怎么了?这时一个护士走进来,我才知道,昨天晚上我晕倒之后今早才被人发现,他们问我发生了什么,我便告诉了他们。可是他们并不相信,有人说我做梦有人说我恶作剧。 可是,只有我知道,昨天晚上不是梦,那的确是地狱传来的铃声 孕尸 殡仪馆新换了一位守夜人,是位年轻的小伙,名字叫做王明。他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看护死尸。这一夜的风特别大,外面黑漆漆的,天上没有月亮。停尸体房的后院,除了沙沙树叶声别无它音。与这间停尸房隔着一道门的前屋,王明端着一杯沏好的热茶正关细细地品着。眼睛盯着桌子上的报纸,报纸上面头一条用印刷体赫然印着:"看更员离奇死亡""哼,当我吓大的?"王明把报纸一扔,然后仰身把双脚搭在桌子上,继续喝茶。其实,他这么做只是在自我安慰罢了,因为不久前,这里看更的老张头突然死掉了。尸体脖子上有一道明显的勒痕,是死于窒息的,可是,现场却找不到一丝博斗的痕迹。许多都说是鬼魂索命,便具体的原因却没有人说得清楚。 "咚,咚"有人敲门,王明猛然一惊差点摔掉手中的茶杯,奇怪了,这么晚了会有谁来呢?不会是领导来查房吧?不可能的啊,于是王明问到:"是谁啊?" "我是前院扫地的。"王明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头发有少许白,年纪有五十岁上下的老头。 "你是谁?有事吗?"王明惊讶的问,"我是前院扫地的,天晚了来这里歇歇脚。"老头说到。 "哦,那您请进吧。"王明把老人请进了屋里,但他心里奇怪,这么晚了这老头来干什么呢?老头也不客气,像是把这里当成自家似的,进来以后大大咧咧地一坐。"您怎么称呼?"王明一边给老头倒茶一边问道,"啊,叫我张伯好了。"老头随品说到。 "啊!!"王明手里的暖壶差一点掉了下去。"呵呵呵,别怕,这里姓张的老头多的是的。"老头解释着,王明听后才擦了一下吓出的汗水,抖着还发颤的手给张伯倒水彻茶。 "小伙子,不用这么客气了。"张伯接过水笑到,这时外面的风大了一些,不一会就狂风大作。似乎要下雨了,猛列的风吹进了屋子里,将王明扔在地上的报纸吹起来老高。那个看更员离奇死亡之迷的报道又一次进入了王明的眼睛,"知道张伯为什么会死吗?"张伯泯着茶说到。"不知道,死得太离奇了!"王明答到。 "他是让一个女鬼掐死了!"张伯笑着说。 "大家都这么说,您也是听来的吧?"王明有些抖动地说。 这时,外面已经下起雨了,而且下得很大。 张伯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到:"我不是听说,我是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王明吃惊极了,张伯继续笑着:"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就是关于这个张伯的。" 张伯是一个孤儿,没有文化也没有本事,一直是单身一人,没有女人肯嫁给他。就这样,一直到他很大年纪了也就不去想了。几年前他到这里做看更人,开始他非常的害怕,但是后来渐渐熟悉了这种气氛,甚至胆了越来越大起来,竟然去打开冷柜看尸体。其中也有女人的,张伯摸她们,她们也不反抗,张伯觉得很高兴,于是这成了他的习惯。后来他选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死人做了老婆 "打住,打住,这不可能!"王明不相信的说到。 "呵呵,我有办法让你相信!"张伯阴森森地笑到。 王明感到很好奇,"你跟我来吧。"张伯站了起来。向停尸体房走了过去,王明看着他,心里直发毛。可是好奇心站胜了这一切,他跟了过去 雨更大了,不时还有雷声,一声声雷击让王明的心脏一次一次跳得更加快速,他想还是回去吧。可是好奇心却让他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他觉得他每走一次就离死神更近了。 到了门口,张伯站在门后,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是开玩笑吧!王明松了一口气,打了张伯一下,"差点给您吓死!"张伯倒退了几步,头仰了起来。啊!他的脖子上有勒痕!!!王明的脸刹时变得惨白,本能地往后退去。不小绊到了什么,他回头一看,天啊!是一个尸体!还是个女的,可是她的肚子高高的隆起来了!她怀孕了!!! 张伯冷笑到,"你发现了事情的真相了吧!那你也不能活着了!!!"张伯变得可怕极了,向王明扑过来

v>

霜想控制睡意,但那种强烈的困倦,却似乎抵挡不了,真想就此沉沉睡去。石不断跟她说着话,说起以往的点点滴滴,真想睡,真想让石闭嘴,但她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使不上来。她迷迷糊糊的听着,一直处在半昏半醒之间。

真的有鬼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那外面有一声沉闷的敲击声,终于有人来救他们了!她兴奋地握紧丈夫的手,叫道:你听,有人来了!有人来了!!石的手却松开了,传入她耳边的是一声似叹息似呻吟的声音。她也终于昏迷了过去。 这栋楼倒塌是在深夜,没有人想到会有人在里面。直到早上,城建处才有人来勘察,才听到附近的人说昨晚似乎看到有间办公室一直亮着灯,但不知道有没有人。

接——鬼 媒

在查询了在这楼里的单位的人员后,确定了霜在楼房倒塌时在里面。于是通知了110,医院急救中心和建筑队,组织人员抢救,并有相关领导迅速到场指挥。

木易诧异的看看四周,再侧耳倾听,这些人的嘴里似乎发出一种漂渺的呼唤声,如虚似幻,若有似无,明明清清楚楚听在耳边,偏偏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惊得一身冷汗,心脏砰砰砰剧烈的跳动着。转身欲逃的时候,一个白衣女人向他逼近,行走间她像一张不断岑长拉宽的白纸,飘飘悠悠,忽长忽短,甚是吓人。 木易吓呆了,忘了呼吸,眼睁睁地看着她越靠越近,并伸出一只手似乎想抓住他。他猛然惊醒,尖叫一声,掉头就逃。 地下室本来离他只有一步的距离,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身后却是白茫茫一片,不管他怎么跑也跑不到头。 不知跑了多久,他虚脱一样跌倒在地,身后传来一阵怪笑,一双冰冷的手从脖后伸过来触及到他的脸上,一股刺骨的冰冷让他身体猛的一收缩,发出一声惨叫,之后他不顾一切的向前飞跑去,可转眼间他被一条河水挡住了去路,这河水呈血黄色,热气沸腾,细看之下河里面竟伸出一只只苍白的手,虫蛇满布,腥风扑面。 放眼望去,河上隐约出现一座桥,桥边坐着一个女子。偶然有飘忽而过的人,她便递给来人一碗汤,来人喝完汤之后,她又指引来人走过河上的桥。 木易心里一惊,难道他正走在黄泉路上?前面的女子就是孟婆?这些飘忽的人就是已逝者的灵魂?那么自己也死了吗?他惊恐地后退,身体上的关节因为颤抖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就在这时我再一次听到了那种似有若无的呼唤声,声音忽远忽近,如真似幻,似乎想要呼出他身体里的灵魂,让他备受煎熬。 他想拨腿逃跑,还没等他迈步,一个黑色的影子直径向他逼来,眼见黑影越来越近,那怪异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深切,震得他头昏脑胀,摇摇欲坠。 这一刻他像是完全被这呼唤声蛊惑了,傻傻地站在那里,等待着黑影的靠近。当黑影完全走进他的视线之后,他的头脑突然有了几分清醒,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感觉一股冷汗顺着脊背往下流。 跟我来黑影冲着他招了招手,他心里虽然明白,可是脚却不由自主地跟了过去。刹那之间,他想到这个黑影就像是在郝峰家见到的那个,他要带自己去那?如今看他的样子倒有些像西方世界里的死神,他会被带进地狱吧!因为他偷窥了这个秘密。 木易跟在黑影的身后,茫然不知走了多久,前面越来越黑,隐约间他见黑影停了下来。转身说:别再多管闲事木易听见他说话的同时,只感觉自己被一股外力猛地一推,身体凌空飞起,然后下坠,耳畔响声呼呼的风声,他尖叫连连,直到跌在了一块空地上。 木易站起来惊魂未定的向漆黑四周望去,发现自己竟然站在郝峰家的院里。 他呆了半晌,不禁苦笑了一下,看来他如果继续关注这件事情,怕是有性命之忧,也许这一次只是对他的警告,可是越是神秘的事情,木易越是想寻根到底。 他没有再想下去,因为他看到郝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急忙躲到了暗处,见他来回踱着步,手放在背后,像是有十分沉重的心事。他踱了好久,木易站得两腿发酸,却不敢动一动。 然后,他来的仓房前,月光下木易见他的脸上带着一种茫然失措的神情,似乎在犹豫着是否开门进去。而且拿出钥匙摆弄着,半晌他叹了口气把钥匙又放回了口袋里。不一会又掏出来,反复几次最终还是把钥匙放回了兜里。 他这一连串动作,表示他似乎想要打开门放木易出来,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 木易不觉心里一阵刺痛,这就是所谓最好的朋友。 放回钥匙同时,他不在犹豫转身回到屋子里,不一会他屋里的灯熄了。他想郝峰一定睡了,于是揉着酸痛腿,吃力地翻过围墙跑回了家,在家里,他不顾疲倦打开电脑,搜素着西方死神的图片和资料。死神:欧美国家人们认为撒旦,即堕落天使路西法为死神,身穿黑袍、手拿象征着杀戮与制裁的镰刀,他是邪恶、灾难和死亡的象征。 他又在百度图片上查找了一下,关于死神的图片,都是身穿黑袍,手拿镰刀,和他看见的黑影显然不同。这个黑影到底是妖是鬼,难以分清。眼睛盯了半天电脑,视线渐渐模糊,他打了一个哈欠,一股困意席卷着我的神经。随手关了电脑,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木易睡到第二天黄昏时分,醒来之后,洗了脸,煮了一袋面,刚要吃的时候,接到了刘波的电话,他在电话中道:你在家吗?我想去你那里一趟! 木易闷声说:如果你想说关于郝峰的事,我不欢迎。 刘波又道:我师父说他今日大劫难逃,你也不想听吗? 不想听,他的死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说完木易挂了电话,心想我还管他的死活,他估计现在,还以为我在地下室里没出来那! 大约二十分钟后,刘波竟然不请而来,木易犹豫了一会,十分勉强让他进来。 他坐了下来:我们得想个办法救郝峰。 木易的反应非常冷淡,只是哦地一声:我已经和你说了,他的事我再也不会管了,我劝你也不要管了。 他望着木易:你真不想救你朋友了吗?木易大摇其头,甚至转身要走进卧室。 刘波在他身后,挥着手,吼叫道:你太没人性了,就算不是朋友,也不能见死不救的! 木易不怒发笑道:他都不拿我当朋友,甚至把我关在他家的地下室里,险些送了性命。 刘波睁大了眼,望着木易,他显然还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木易只好告诉他说:昨天我想去劝郝峰,可他不但不领情还把我骗到了地下室里关了起来。 刘波听完他的陈述,突然尖声道:你进地下室了?顿了顿他接着说:那么说他家仓房下面果然有个地下室了?他说这句话时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量,面色变得异常苍白。 木易缓缓地道:而且我还过鬼门关,经过了黄泉路。 刘波听罢闭上双眼,额上和鼻尖上,渗出了一层冷汗。他用手抹着脸上的汗,神情逐渐恢复正常之后, 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你骗我,如果你进入了阴界根本就不可能回来,还好好的站在我面前。 不禁一怔,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昨晚的奇遇。 他见木易无语,更加嚣张地笑着说:我就知道你骗我。 木易苦笑道:是,我是在骗你,那么请回吧! 他听完涨红着脸:好,你不救我自己去救。!说完。 木易跌坐在沙发上,心头一片茫然。为了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他打开了电视,迷迷糊糊看着电视画面里的人物,却不知道演得是什么。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想起,他精神一振拿起电话,是刘波打来的,可他等了半天也没见刘波说话,木易冲着电话喂了几声,电话里才传出刘波有气无力的声音:救我 木易听之大惊,问道:刘波你怎么了?可是那边电话已经挂了,一阵刺耳的忙音在电话里嘟嘟地传,着声音让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木易放下了电话,心头怔忡不安到了极点。匆匆穿好衣服,走了出来,打了一辆车,直奔郝峰家去。在郝峰家门口站着许多警察,木易杂在看热闹的人群里,问道:这家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说:听说这家的男的被人杀了,凶手当场被抓获。说着向前指了指。几个警察扭着刘波的胳膊从郝峰家里走出了,木易急忙挤进去大声问道:刘波,发生什么事了? 他面色苍白,声音发颤地说:郝峰他不是人,他不是人这话听到别人耳里似乎是一句骂人的平常话,可是听到木易耳里却如晴天霹雳。

抢救是顺利的,当挖开一块一块的水泥板,撬开一根又一根的钢筋后,施救人员首先发现了石。当抬他上来时,石的神智还是清醒的,他拒绝现场医护人员的救治,并不肯上救护车,躺在废墟边的担架里,嘴里不断喃喃的说着:救她救她在场的一位经验丰富的医生当看到石时,已经知道无救了,也不勉强将其抬上救护车,因为可能稍一移动便是致命的。

只示意护士给他输血,但针管插入后血已输不进去了。他的嘴边不断溢着血,这是内脏受了严重外伤的反映,估计是肋骨断裂后插入。一只手已经断了,断裂处血已停流,两条腿的骨头也全是粉碎性骨折。致命的是,从他的脸色中看出,血几乎已经流尽了。

令这位医生奇怪的是,按这种伤势是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的。 石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施救人员的举动,很快昏迷中的霜也被救了出来,石转向了医生,眼光里竟流露出乞怜的神情,嘴里已经说不出话来。医生现在有点明白为何他能坚持到现在了,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光,迅速走到霜的身边给她作了一些检查和必要的治理,然后让救护人员将她抬上救护车,回到石的身边,蹲下身来看着他急切的眼光说:你放心,她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严重的内伤,失血有点严重,但没关系,救护车上就有输血设备。 当听到医生的话时,石刹那间似乎绷紧了的眩一下放松了,便委顿了下去,眼光追随着抬着霜的担架。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果在天堂遇见你,超吓人短篇鬼故事之太平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