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必发88镇魂广场,鬼村之乡村旅店

- 编辑:必发88 -

必发88镇魂广场,鬼村之乡村旅店

我叫明伊,我从小就喜欢旅行,小时候爸妈带着我到过许许多多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对喜欢上当地的风土人情和民族热情。

上世纪九八年、九九年的时候,我在北京西二环外建设部一家施工企业杂志上班。杂志社不管午饭,每天中午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中午一下班,我就会到建设部附近一个川味饭店去吃饭,那时候物价还不高,一笼包子两元五角,一碗担担面一元五角。吃得人大汗淋漓,肚子老饱,心满意足,感觉整个世界都很阳光很幸福。

很快,事情越闹越大,朝廷收到了一封匿名信后,派出钦差大使,来到县上来查明此事。 当钦差带着一队锦衣卫到的时候,距事发已经半个月之久,当他来到县上的时,时至正午,然而村上最繁华的街道竟然没有人,家家户户门窗紧闭,门窗上都加上了厚厚的木板。甚至有些房子早就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一户户破烂的窗户任凭狂风将它们吹起然后又碰到墙上发出砰砰的声音。钦差为之一惊到底是何等妖孽竟然如此放肆?心里不禁犯了嘀咕。说罢便从随身的包里摸出张符纸,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用符纸在眼前扫过,定眼一看,远处一道阴沉沉的气息直冲云霄,不禁感叹道好重的阴气! 身旁的侍卫说道陈大人,前面就是张县令的府上了。 嗯,好的,我们去吧陈大人答应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一声不吭的快步走向张府。 当家丁一脸惊恐的打开了门过后,看到竟然有活人的到来,脸上竟露出惊喜的神色,并大叫着张大人张大人,来活人了! 张县令闻声连忙出来,见陈大人拿出腰间的金牌,连声感叹道下官不知阁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得罪得罪!并对着家丁斥责到什么活人!人家是钦差大臣来帮咱们办案的!还不去速速准备美酒佳酿!为钦差大人接风洗尘! 美酒佳酿就算了。陈大人一脸眉头的说道我要先听听案情!据说这里有僵尸? 额张县令一愣,没想到来的钦差竟然如此直接,竟然直奔主题,一时语塞,便说道大人里面请。 厅堂之内,两个人已经聊了有大半个时辰,而门外的有几个锦衣卫把守,张府的家丁只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张大人,县上的事情我听说了,但此事事关重大,我希望张大人不要对我有所隐瞒,不然当以欺君之罪株连九族,你可明白?陈大人缓缓说道。 张县令不禁惊出一身冷汗下官知道,下官知道,但是确有此事,最开始下官也不相信,始终认为是罪犯王震的同党所致,但是谁曾想到事情一发不可收拾,最后是犬子发现了僵尸并舍身与之搏斗,可因学艺不精身负重伤··· 哦?有人见过?不知张大人可否带我去看看公子现在如何?陈大人急切的问到。 如此甚好,只是,犬子身负重伤,至今尚未恢复,且语无伦次,不知···唉···话未说完,便哀伤的埋下头去。 阵阵臭气从张立德的房间里飘出,张立德面色灰暗的躺在床上,肩膀上的几个伤口已经开始溃烂,身边的丫鬟都带着口罩,不时的擦拭着从伤口上流出的黑血。陈钦差看到了张立德身上的伤口,不禁叹了口气尸毒。 啊!?旁边张县令脸色刷的一下白了!陈大人,您发发慈悲,一定要救救犬子啊!我张家就这一个独苗,您一定要救救他啊!说完便扑通一下跪在陈钦差的脚下。 快起来吧!好在伤口不深,尸毒侵体还很慢,有的救,快起来吧。说完便俯身扶起张县令。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小瓶子,从瓶子里倒出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在张立德的伤口上,而伤口一接触到白色的粉末发出呲的声音并冒起白色的烟来啊!张立德因为肩膀上剧烈的疼痛坐了起来,本来灰色的脸色青筋暴起,竟然有些吓人。按着他!让他趴在床旁边,别让他乱动!陈大人大叫一声,随即上来几个家丁用力的把张立德按在床边,陈大人摸出一把匕首,在火上烤了烤,对着张立德肩膀上的伤口开始划十字口,顿时张立德双肩上血流如注,而流出来的血水散发着恶臭,给我弄一些糯米过来!陈大人说道。去!还不快去! 一会儿,一个下人就端了大大的一盆糯米。陈大人,您看这么多够不够?张县令急切的问到。够了够了,都可以把张公子包成粽子了。陈大人淡淡一笑,抓起一把糯米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张立德的伤口处啊只听张立德再次痛苦的大喊了出来,脸上开始滴下豆大的汗珠,但是很快,他脸上渐渐开始有了些许血色,明显是尸毒开始渐渐的褪去。张县令看到了自己爱子开始有所好转,激动的扑向陈大人感谢陈大人出手相救,下官无以为报啊!说完扑通的一下就跪下了。 陈大人连忙扶起张县令速速请起,陈某才疏学浅,只是自幼家父教授些许茅山导术,而今刚好派上用场。仅仅只是近一些微薄之力,好在伤口不深,且张公子身体健壮,才能够撑到现在。从今天起每两个时辰给张公子换一副糯米,另外我在开几副药给张公子,不出三日,张公子必定再次生龙活虎。 唉呀,多谢陈大人了张县令有些抽搐着说道,快,还不快去给陈大人准备好酒好菜接风洗尘!?··· 一转眼,一大桌的酒菜早已摆好,一轮腥红月亮早高高挂在漆黑的夜空里。张县令在饭桌上慢慢将王震的案情以及其尸体尸变伤人的事情告诉给了陈大人,然而张立德与王震只妻通奸之事却恰到好处的隐瞒了起来。 我刚进本县的时候,看到一股黑气从地下冲出,感觉这里也许藏有一个什么大凶之物!?陈大人问道 不瞒陈大人,本村曾有一传说,说是曾经有一道人在这里降服过一个旱魃,并镇压于集市中央嘲风像之下,但这个只是村里流传的故事而已,多数人并未当真。 哦?嘲风素有镇邪之用,为何却在其身边发生尸变这种事情!?敢问贵县都在那里做些什么?陈大人继续问道。 集市的正中央,自然是惩治哪些穷凶极恶的不法之徒,斩首示众等刑法都是在那里。张县令继续说道难道有什么不妥么? 而此时陈大人皱了皱眉头现在已经要到深夜,阴气正浓,等明天正午,张大人带上衙役与陈某同行,我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第二天正午,陈大人和张县令带着二三十名强壮的衙役来到集市嘲风像下,之见陈大人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罗盘,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罗盘的指针竟然摇摆不定,左右飞快的摇摆着。俯身观查地上的泥土,伸手下去抓起了一些在手里捏着,又闻了闻不禁脸色开始凝重起来,陈大人暗自嘀咕着正午时刻,正是太阳最光烈的时候,这里的土竟然还有些许湿润,土里竟然没有血腥的味道,反而有一股腐臭,莫非这嘲风像下真的镇压着什么穷凶极恶之物? 陈大人不敢多想,连忙起身吐了一个字挖! 遮身边几个侍从抡起锄头开始挖,很快人们发现脚下的土开始变的不寻常。开始外面的土地还算正常,然而越往下发现土地越来越潮湿,而且发出一阵阵腐臭的气味,而挖到差不多一米的时候人们发现,这里土地下没有一条虫子,哪怕是最经常有的蚯蚓都没有。而很快,挖掘的锄头嘭的碰到了什么硬物一样,把湿湿的泥巴刨开,漆黑的一片,有点像是老树皮的东西露出了土面,并散发着一阵一阵的臭气。 什么东西,这么臭!一个衙役抱怨道,说完又用锄头刨了刨那块黑色的东西。但那个树皮好似十分有任性,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刮伤它。 所有人停手!刘大人大喝一声开始往旁边挖!注意出现的一切可疑物品!说罢,从包里拿出了四个刻着奇怪符文的黑色长钉发给随从,开始安排他们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并用红色的线缠绕在上面,把挖掘的地方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口字型。 很快,挖掘的人再次有了新发现,一个由铜币捆扎成的剑柄,而剑刃则深深的插在黑色的树皮里。陈大人一看,不由一惊青蚨剑!? 呃。陈大人,有什么事情么?张县令发现陈大人表情凝重,开始关心的询问起来莫非是这个铜钱剑有什么名堂?

全世界的国家基本上都有着我的脚印,我用一句话就可以说明我的人生:“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长。”

吃完饭我不想马上回单去面对那几张令人生厌的脸,于是,就爱多走几步路,到甘家口的地球村书店去看书。那时候我对纯文学很感兴趣,到了地球村书店,直奔他们的文学专区,在那里我可以看到鲁迅、巴金、老舍等老一辈文学大师的书。还可以看到台湾诗人席慕容、大陆诗人汪国真的诗集。

我从小就想当一名旅行家,想要周游世界各地。我去过很多很多的国家和城市,见过各种类型的人们还有各种的风土人情,当然了,也少不了一些常人无法相信的灵异事件。

我对席慕容情有独钟,上大学的时候,专门研读席氏的诗,并照猫画虎,写了三四百首抒情诗。我的抒情诗是献给我的大学同学谢婉莹的。谢婉莹和我同在一个经济管理系读书,长得很像那个什么电视剧中的婉君,有一些奶味的少女肥,娃娃的脸型,白晰的面孔,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玲珑剔透的睫毛,乌黑发亮短短的头发。我曾经离她很近,闻到她头发上散发出来的花香,比茉莉花还要芬芳。

就说说我在旅行途中最惊心动魄的那一次吧,你们也许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可是,对于我来说是真是不能再真实的了!想想就觉得是在刚刚才发生的,我自己有的时候都无法相信,也是我一生中最难以忘却的一件恐怖的事情吧。

忽然有一天,我吃过中午饭走进地球村书店时,一抬眼,就看到在文学专区前面站着一个婷婷玉立的女孩子,空着一身黑色衣裙,露出白晰的小腿和如玉一般纤脚。我的心不由得怦然一动,她们太像了,会不会是我的大学同学、我的梦中情人——谢婉莹呢?

还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们走到了w市的某郊区。天色已晚,恐怕又要在这里搭帐篷住下了。当时是11月份,可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对于我们这些驴友来说,不管是冷还是热,在野外搭帐篷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了,就算是露宿,也是家常便饭。

我压抑着自己狂跳?男穆仵獠焦ィ诰】赡芾肽歉雠⒑芙植槐凰械讲话驳牡胤秸咀。а墼谑榧苌涎罢蚁饺莸氖槐尽痘罚槐尽镀呃锵恪贰?/p>

我对着我的同伴们说道:“现在太晚了,再走下去恐怕会迷路。周围也没有什么村庄,要不就在这搭帐篷将就一夜吧。”

我只找到了《画诗》,而《七里香》正握在那个女孩的手中。

同伴们无精打采的答应了。

我偷眼看那个女孩子,白晰的面孔,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玲珑剔透的睫毛,乌黑发亮短短的头发。和我的梦中情人谢婉莹长得非常像,但我可以肯定她不是谢婉莹。

“明伊”,我总感觉今晚要有事发生。

我捧着《画诗》在那里读。一直感觉到身边那个女孩子的存在。我心嚅痒酥酥的,有一丝甜蜜,也有一丝不安,还有一丝期盼。

军毅一直是我们队伍里胆子最大的人,可今晚为什么变得这么敏感?

次日,我吃过中午饭去,那个美丽的女孩已经先在那里了,这一次她读的是席慕容的《画诗》。我则从收架上取下《七里香》读起来。

“放心,今晚过去了我们就可以回我们自己的城市了。”

有那么一个月时间吧,我每次去地球村书店,都能看到那位穿着一身黑色裙衣的美丽女孩。也许是因为有共同爱好,也许是上苍注定我与这个女孩子在茫茫人海有这么一段机缘。我们因为席慕容而自然而然地算是相识了。书店很安静,因此,每次我们的交流仅仅限于相视一笑。然而在我的心中,我们似乎已经是相识多年的知己。

“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里忐忑不安。”

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黑衣女孩,我不止一次在梦中梦到她。梦中的她依然是一身黑衣黑裙,明亮的眼眸,灿烂的微笑。她向我伸出纤巧的手,嘴巴轻启,似乎想向我说些什么。

这小子可能是神经质了吧,我也就没管它继续收拾东西。

——她成了我的梦中情人。

就在我们整理物品开始搭帐篷的时候,我们队里的昊辰突然大叫了起来:“喂,那边有灯光的亮点!”

八月最后的一天,我照例吃过午饭去地球村书店看书。黑衣女孩子仍然比我早一步在那里了。我们相互点了点头,然后各自开始静静地看书。但是没有过多久,书店的喇叭突然响了:因为书店内部的原因,今天不能再继续营业,请广大顾客愿谅,我们准备马上关门,请大家尽快离开。

我们朝向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不远处的确有些灯光若隐若现的亮着。可是,对于我这经验丰富的旅行家来说,为什么我刚才就没发现呢?也许是太累了吧,我拍拍脑子使自己清醒清醒。

书店的读者本来就不多,有高音喇叭这么一宣布,读者大都纷纷离开。我抬起头四顾时,书店里只剩下我和那个黑衣女孩。我走过去,轻轻提醒她:书店要关门了,我们该走了。

“喂,大家大气精神来,前面有村庄!今晚不用吃饼干睡帐篷了!”

黑衣女孩子冲我甜蜜地一笑说:谢谢。

伙伴们纷纷站了起来收拾行李继续前进,我们就像是抗战时期的“日本鬼子进了村”似的浩浩荡荡进了那村庄。

在那一瞬间,我又闻到了许久没有闻到的比茉莉花香还要芬芳的味道。

这村子被无尽的黑夜笼罩着,不太大的村庄也就有几十户人家。与其他的村子不同的是,这个村子没有狗吠声,没有鸡鸭鹅猪叫声,就连最起码的人喊声都没有。有的只是我们的呼吸声和脚步声。这里真的是寂静的吓人啊!

我转身走向书店门口。这时候,一位店员叭地将书店的灯全部关了。

我们大包小包地往前走,却发现了令我们惊喜的两个字:旅馆!这是一家不大的乡村旅馆上下两层楼,与其他的房子不同的是,这房子大多是木头材质,与其他的砖房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我站到门口,希望能等到那个黑衣女孩出来。然而,几分钟过去,那个女孩子仍然没有出来。店员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关门了。我急忙上前说:大姐,请不要锁门,屋里还有人呢!

我上前推开了旅馆的大门,陈旧的木头“咯吱”声阵阵刺耳,走进去,里面的环境与外面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那个女店员大约三四十岁年纪,望了我一眼说:书店里早没有人了,你是最后一个出来的顾客。

里面的摆设和地板还有各类物品,都是和清宫电视剧里古宅差不多,我们刚一进门,就像是穿越到了清朝一样。这里的任何一样东西,都像是穿越到清朝拿过来的一样。

我急红了脸说:不是的,在书店的纯文学区还有一个穿黑衣裙的女孩,刚才我们俩还在一直看书。

可令我们奇怪的是,这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服务员和收银员都没有。

女店员吃惊地看着我:什么?穿黑衣裙的女孩子?她长得什么模样?

我们大声的叫喊“有人吗”可是并没有人回应。难道这里是没人管的地方?呵呵这绝对不可能。

我说:她长得很漂亮,有一些奶味的少女肥,但绝不是肥胖。娃娃的脸型,白晰的面孔,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玲珑剔透的睫毛,乌黑发亮短短的头发

“各位是要住店吗?”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女店员的脸突然变得苍白,极度的恐惧写在她那双圆睁的眼睛里:是谢婉冰,她曾经是我们的店员,最喜欢到文学区去看书。可是,她已经死了三个月了

一个苍老又沙哑的的声音传来,把我们吓了一哆嗦。回头一看,一个矮小的身影在我们眼前。身上的穿着就像是民国的老太太一样,手里还拿着烟枪,更重要的是她的脚是那样的小,很明显是缠过足的。

这应该是这家店的老板了吧,这家旅馆之所以会装饰成这样大概也和这位婆婆的年纪有关吧,也许是阿婆怀念以前也说不定。

我一见是一位慈祥的老婆婆就着问道:“哦,是的。”因为,我从小就对老人特别的尊敬,这也许是家里的家教好的关系吧。

本文由必发88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必发88镇魂广场,鬼村之乡村旅店